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书架

 
 
模块内容加载中...
 
 
 
 
 
 
 

老妈日记,谵妄——

2018-2-1 17:08:27 阅读9 评论0 12018/02 Feb1

今晨,发现老妈的病情好像换了个频道:出现意识异常。

这些天来的状况是,总是在头晕,气短,难受,不得劲,想吃,不想吃,这些痛楚的病症和吃喝拉撒睡之间跳跃选择。见我时,偶尔一点点期盼的眼神,会无限的重复:还有法治吗,还能摆置么,再吃个所(什么)药?我不在的时候,她会对跟前人的嚷嚷,叫建来,我不行了。我来了,她又变了态度,像病人和医生探讨她的病情,而不是当我是她的儿子。“熬过冬天就好了,相信我。”我也总是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左右不能逢源的抵挡。

还再而三地上演“周幽王烽火狼烟戏诸侯”的剧情,让大姐打电话通知我们兄弟仨:快叫他们来,我不行了。每次我们都不敢怠,不分早晚急急火火地跑过去。她又事不关己的表情,用眼瞪着我们。以至于大哥有一次戏说:您老还有遗产要分给我们的吗,还是有什么政治遗言,现在就交代吧。她也跟着我们一起笑。

可是,今天,她不和我们玩了。忽然的很安静,像个乖孩子。而且,没有了呻吟,没有了病痛的表情,却还是发现她了异样,说话问答上有点不对劲:说很哲学的话,很原始的话,或者神回复:

问:你身上乏困么?答:不干活乏什么。问:你饿吗?答:你说饿就饿。言外之意,饿不饿由你们定。问,认识我吗?她摇头。我是谁谁谁呀。她跟个:慢慢认,急什么。他是谁?朋友。可是老妈什么时候用过“朋友”这么客气的词啊。有时自言自语:这墙就好着呢。月亮?她指着天花板上是灯说话。

最泪奔的一次,房间只我和妈在的时候,我握住她的手,咬着耳朵问:妈,知道我是谁?她反应很快:你说你是谁?你再看看。她瞪了瞪:是老娘(nue)。我的天啊,我是你儿子

作者  | 2018-2-1 17:08:27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对镜贴花黄——

2018-1-21 9:10:11 阅读9 评论0 212018/01 Jan21

一次单位开会,早来了几分钟,被叽叽喳喳的女声包绕。有小女生掏出小镜子“臭美”,被另一个看见了,旋即出口成章:对镜贴花黄。

乍一听,感觉特别的舒爽新鲜。就问,从哪来的句子,好美啊。被讥讽:又老土了不是,去年就流行的歌词了。那是当然,一把年纪了,怎么和你们花朵比,什么歌?有人抢道:我要你。什么?谁要我?没人要你,别沾人家小女娃的光。一位资深美女看不下去了,要挡驾。是任素汐唱的“我要你”。等等,我记一下。哈哈——又一阵被群殴似的浪笑。

过后,再想起这句被弄得痒痒的什么“黄”,就拿出手机搜出了那句差点要我命的歌词:我要美丽的衣裳,为你对镜贴花黄。是不错,却总感觉着还不是原本的出处,更像是句古典诗词?又搜,果不出所料: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居然是《木兰辞》。乖乖,中学的时候就学过的呀: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怎么就没有一点印象了呢。可见审美,是需要培养和回头再的发现。否则怕是要老死不相往来了。就美美的把木兰辞读了好几遍。

仍觉得意犹未尽,索性回到度娘里去,把古代女子梳妆打扮的美句一网打尽。而最脍炙人口的,当属温庭筠的《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写一个古代闺中女子,春眠不觉晓似的睡到自然醒,起床后一副慵懒矫情的嗔样,对着镜晨妆梳洗,又是画眉又是涂脂,再发髻上插花弄俏。其娇慵的姿态,情态,心态,以及为“双双金鹧鸪”敏感而生的怨情含蓄其中。好一幅活灵活现的唐代仕女图呢,也正是“对镜贴花黄”的扩写。优美的其词其韵,精

作者  | 2018-1-21 9:10:11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卑微的信仰——

2018-1-18 16:51:27 阅读9 评论0 182018/01 Jan18

读到一篇文章:“谁能逾越静默”。里面有一个观点感觉很是独到:有些人迷恋权力、美色、金钱,那也是一种信仰,虽然下贱,但也需要,否则,他们就疯掉了。这种卑贱的信仰,也是人活下去的一个理由。

初识这种观点,虽然眼睛一亮,感到说出了现实中一种从未说出的真实存在,也虽然满心的认同,还是谨慎的修正了一个词:卑微,而不是卑贱。我是这样认为的,卑贱是一个精神层面的“被”贬义词,是社会的强制,是道德批判,外在因素的强加,谁愿意认为自己是卑贱的呢,虽然有时卑贱到自己都觉得欠揍的程度。而卑微呢,是一个自我内心的感受,是“自觉”的偏见(自己对自己也有偏见的时候?),是内在被现存道德定律的逼迫。卑贱是“被”羞辱,卑微是自怜。我为什么要自以为是的饶舌这两个词呢?完全是为了给这“另”一份世界起码的尊重。卑贱的信仰,虽然,发现了问题所在,可惜随后又给了它不公正的名分。而,卑微的信仰,不仅承认了这信仰的存在,而且还予名分以较合理的平视,虽然并没有弘扬它的意图。不妨解构一下看,“权力、美色、金钱”这些词并没有本质上的错误,即不违法,也未犯法,甚至在社会发展中与人形成下意识的亲密关系。只是人们惯性的认为它有违法犯法的倾向或因素,或者可能产生一定的不良后果,就“寡妇门前是非多”的想当然。这种经验主义,其实是“莫须有”的翻版,是道德鄙视下的傲慢与偏见。在社会的桌面上,爱权力自有权力的权利,在人类基因的编排里,恋美色也自有美色的片段,同样,一个国家的运行,社会的存在,金钱也定是不可或缺的经济杠杆。它们看似有着原罪的,其实是莫须有,只是人的经验赋予的脸谱。权力、美色、金钱于人类,虽不能说功不可没,却似可以说必不可少,至少在社会消亡以前还无可替代。

作者  | 2018-1-18 16:51:27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相城”小考——

2018-1-15 7:13:23 阅读7 评论0 152018/01 Jan15

相城?对相城。

而非项城:民国袁世凯的袁项城。也不是我的家乡,运城。

什么原由,去对一个非亲非故的南方古城感兴趣?又不是专职的史考。呵,因为闲差——闲的瞎猜呗。不去猜,怎么解套,解我淘来的文房墨盒之谜一宗。

先呈上墨盒所铭四句:相城施氏旧藏,子畏水亭午翠,一帧完好笔法,非俗士所能识。落款:寅生刻。

实在是无有史考的专业知识和方法,对老墨盒的认知也才才一二,便遇着了太行、王屋二山,只好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以株连九族的巧法,从原点出发,顺藤摸瓜,或者勤能补拙?我想试试。借着仅有的一些“知道”,把这些句子拆解开来,逐词逐句的查百度,靠近乎,搭积木似的大卸八块,各个击破,再拼装复原之,以企图自圆其说。

相城?还好,度娘说被称作相城的地域,延续到清末民国的也不过三四个。可入围的,一个在今天的苏州,为那时吴国丞相伍子胥所建的阖闾大城,即最雏形的苏州城:“相土尝水,像天法地”而得名相城,距今2500多年了,感觉着这个可能性大些。再就是安徽省的淮北,古称“相城”,虽曾同名,却历史痕迹较少,只一带而过的名分罢。

下来是“施氏”。施当然是一姓氏,所谓历史,浩浩荡荡,缠绵而下,对于任何一个姓氏源流,总会变得庞杂无序。不过,当框定于“相城”,“施氏”就显而易见了,非苏州相城莫属。那时,苏州的相城,施家确属族群大户,源远流长,更有名门望族者不计。度娘里清末民国吴荫培所作的《相城小志》说,施家“自明至清五百年,列乡举登仕者代有其人”而到了清末民国,有名有姓的则为施兆麟(1873-1938)是也。虽其人没有什么功名,也应是当地

作者  | 2018-1-15 7:13:23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随园”先生——

2018-1-13 6:18:11 阅读6 评论0 132018/01 Jan13

让小同事在网上给买几本闲书,我列了书单,其中就有袁枚的《随园诗话》,或者随笔什么的。却说,只有《随园食单》。我说也行吧。

买袁枚的书,有点慕名羡古之嫌。阅读中常常看到他的名字,或者他的句子被镶嵌在文字里,钻石一般的闪烁,也知道有《随园诗话》这本书,却可怜的,真正完整读过的只有他的一首“苔”诗:

白日不到处,青青恰自来,苔花小如米,也学牡丹开。

小巧玲珑的,正好给了如我这般平庸之人一个台阶,赏一个脸面。仿若现在的“野花也有春天”的句子。

初想着《随园食单》类似今天流行的饮食文化一类吧,汪曾祺,车前子,或者年轻的胡竹峰。当然,老一拨的若明清的张岱,李渔,袁枚他们,当是休闲文化的塔尖鼻祖吧。书到手了,打开来,乍是一刹的欢欣,好漂亮的插图啊,虽然不是木刻板印,仍还是嗅得清末民国的味道。却深入去读,才发现不妙:就是一簿纯粹的有板有眼的食谱啊,油盐酱醋的不说,还有夹杂有刚从菜园里摘回来的蔬菜的青草草味呢。不信,摘两则熟悉的给你看。

酸菜:冬菜心风干微腌,加糖、醋、芥末,带卤入罐中,微加秋油亦可。席间醉饱之余,食之醒脾解酒。

虾饼:生虾肉,葱盐、花椒,甜酒脚少许,加水和面,香油灼透。

他连“微”“少许”都用上了,地地道道的中国味。我们是看懂了,老外见了一准抓瞎。况且这个南方小老头子,他给的食材菜系大多是江南的鱼虾糖醋,苏菜淮汤之类。

所幸,偶尔还能品到他的妙笔生花功夫,或旁征博引的悠游:一物有一物之味,不可混而同之。犹如圣人设教,因才乐育,不拘一律。所谓君子成人之美也。今见俗厨,动

作者  | 2018-1-13 6:18:11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西省 运城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