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书架

 
 
模块内容加载中...
 
 
 
 
 
 
 
哈,替交了,才发现不对。暂这样吧。反正要关门大吉了。哪天忘记了密码,真才是无家可归了,就一切与我何干?。最‘留连的还是那些博友,比如凌万顷之茫然,深水里的鱼,雨荷,小雨,静静听海,一苇,偶然,云淡风轻,浅予,还有些一时叫不上名了。毫无疑问,她们的文字深深的影响过我,但是。。也只好挥挥手而任由云淡风轻了。如果有缘,或者能撞入我的简书,夏花_d034

再见,我的博客我的友。。心痛,心痛,似滴血。。这一别,天南海北的,再无眷顾。唉,5年,近4百篇的文章。便就住手了。人生,没有橡皮擦。别了,我的博客我的故友。套一个句式:今日既逝,或者30年后再下葬。。。

作者  | 2018-7-9 14:59:20 | 阅读(64)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屋子旧时光的清辉

2018-6-23 23:52:08 阅读55 评论0 232018/06 June23

?创作你的创作 免费下载

一屋子旧时光的清辉一一

?夏花_d043简书作者

2018-06-22 16:31? 打开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误打误撞,上了古玩行的贼船,TM的后悔却下不来了。想想,应是与电视里马未都的煽胡劲脱不了干系。几年的执着,却手头货真价实的古董几件?说了只怕是惹人笑话,一堆记忆里远年的玩具,修炼一个新入行的老玩童。悟性太差,一摞摞的书,愣没学到丁点本事,还总是往他的笑话的脚本里钻。执迷不悟,一床的叮咚咣当,如数家珍,自恋相,可捡得什么宝贝?唉,莫许有吧。

这天下午,蹭几个古玩的寡头,茶喝累了,审美也疲劳了,就有人出馊主意:走点户吧,下去才有乐子呢。于是一脚油门绝尘而去,曲里拐弯,野村陌巷的,恍恍惚惚的来到了一个叫杨妃村的地处,说是这个村子人十家有八家都在收古货呢。却怎么感觉我们倒像是在做一件时尚的使命:走基层呢。主人没在,就在门口转悠,但见一派旧货市场的气氛,斑斑驳驳的秦砖汉瓦,东倒西歪元狮清猴,横七竖八的"明式家俱“个个宝贝着呢。待主人出现,客客气气地招呼我们入了人家的院子,嚯,才更是小巫见大巫呢,叠床架屋,老弱病残之物,以民俗家俱杂项为首,堆的若个木器疗养院。又个个依老卖老的表情,只想笑又不敢笑。

?图片发自简书App

被主人迎着,挑帘入得客厅,才算是坐上了正席。我的天,这家伙被古董包围得水泄不通,座山雕的老巢穴似的,一阵眼晕。才信服什么叫我执我念,什么叫执迷不悟,什么叫阿弥陀佛。

落坐看茶,搭几句行话,才一点一点挤牙膏,

作者  | 2018-6-23 23:52:08 | 阅读(55) |评论(0) | 阅读全文>>

风一样的母亲——

2018-5-13 9:28:40 阅读52 评论2 132018/05 May13

风一样的真切

风一样的虚幻

妈妈你的影子,如今

成了风季里的麦浪

起伏跌宕

是心尖上磨过的镰刀

脑际的沟回里

一刀一刀收割你的影子

一捆一捆放倒的季节啊

里面,有我的母亲

虚幻里你瘦小的身板

还一点点的猫腰

便岁月里你行脚匆匆

风一样的母亲呵

这会又刮到哪里去了呢

微笑的母亲

单薄的妈妈

日头晒黑的脸庞

高粱一般通红

稻谷一样弯弯的母亲

流泪的妈妈

朴素的母亲

素若田禾半亩方塘的稼穑

秋收的母亲

冬至的妈妈

立春又惊蛰清明谷雨的母亲啊

你又是云又是雨了

云朵的母亲呵

这会你又飘到哪里了呢

雨一样的母亲,这会

你又真真的落到我眼眶里了

蓄满了心池

但是啊别溢了啊

别肆意汪洋

别被你发现了心疼

白发苍苍呵,

二十四史的母亲

让儿,去哪里找你呢

风一样的虚幻

风一样的真切

吹散了一遍遍呼唤

吹落了一叠叠影子

但是啊,

别吹落山谷的回响

别吹乱了你的秀发

你的慈祥

青石板上烟熏火燎了

——你的名字

(写在今天,母亲的百天忌日)

作者  | 2018-5-13 9:28:40 | 阅读(52) |评论(2) | 阅读全文>>

“本草”凤凰谷——

2018-5-6 7:41:00 阅读212 评论3 62018/05 May6

错开五一小长假的旅游高峰,借一个下午,约几个“闺蜜”驱车向家乡南山的“凤凰谷”进发。这“说走就走”的一游,原只是为了活动活动筋骨,为吐故纳新,清咽利喉,换换“浆糊”一般脑子而已。却不想,竟与往常有大不同:全程似在阅读一本故乡的《本草纲目》。

一切因由只是同往者中,临时多了一位能够另眼看大山的人,一个陕西的汉子,一个能“指点江山”的人。他是第一次登咱们的凤凰谷,因是中药学的科班生,便满肚子植物的学问。正好,看图说话,带着我们几个把熟视无睹凤凰谷,当一本植物书重新阅读了一遍。

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原是有点自卑,对于家乡这座“三无”产品似的山峰:无人文,无奇景,更不曾闻有仙人居住过,徒一份好听的名字罢了。对这位远道而来半生不熟的客人,只好以“天然氧吧”搪塞。终了,却不想,他握住我的手说:不虚此行呢。

轻车熟路,拾级而上,正为眼前那一挂临时午休的“瀑布”为难,却被这位朋友一句随意的话惊起:这还有漆树呢!

什么“奇树”?几个人都一脸的狐疑的寻他手指的方向。

“漆树,油漆的漆,打家具用的油漆的漆。我们陕西人说话不标准,鼻音重。”

不是这位朋友的方言不好听懂,实在是我们的脑子里没有丁点关于“漆树”的提前量,更没有在此邂逅它的心理准备和预存。

“这怎么可能,漆树都是亚热带树种,云南广西那边才有漆树林的呀”。我发小“无知者无畏”的毛病又犯了。

“没有错,看这树干都有收漆割得刀痕,不过像是老早以前的事了。这棵也是。”

果然,像白桦林的眼睛一样。不过,这两棵树上的刀痕更像人造的双眼皮。

作者  | 2018-5-6 7:41:00 | 阅读(212) |评论(3) | 阅读全文>>

海参炒面与李白诗——

2018-4-25 11:14:53 阅读75 评论1 252018/04 Apr25

哈,看到一则古今巧合的搞笑动作的重叠,历史与现实撞衫的桥段,就想笑。不妨分享给大家。

先温习一下那年春晚“海参炒面”的小品,一句最经典的台词:我叫海参,面是我炒的,能行吗。就这个闷葫芦似的一句,差点没把宋小宝噎死在台上。

再看一千多年,李白“赠汪伦”名诗的生成:唐时年代,居家皖南的汪伦,听说李白要路过徽州地界,立刻点燃了内心的激情,想见见这大仙,随即灵机一动生得一锦囊妙计,铺纸援墨修书一封给李白,说他们这儿有“十里桃花,万家酒店”,诚邀诗人观赏品鉴。斗酒诗百篇的诗仙闻言,果然被撩逗了得兴兴焉,欣然前往。见到了汪伦却不见信里“十里桃花,万家酒店”的情形,就一脸的狐疑。这时的汪伦应是凑了个一脸坏笑的表情,一番“海参炒面”般的巧言:自此地上游十里处,有个渡口叫“桃花渡”,故为“十里桃花”;酒店也只一家,店主姓万,故为“万家酒店”。这包袱抖得又高又飘,让人哭笑不得,真也是醉了,转而逗得大诗人禁不住开怀大笑,也多亏是诗人胸襟,知是一片好心,谅解了汪伦“倜傥不羁”的豪士性情。那么,既来之,则安之,被主人的热情夹裹着,多待些时日,与汪伦游山玩水煮酒论诗,好不快活,还结下深深的情谊。临行时,依依惜别,李白乘兴写下这幅历史名篇《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这唐时的一段佳话,顺着历史的河道漂流,蜿蜒而下,到了清代,袁枚还特别在他的《随园诗话》详细记录。

回来再看咱们的“海参炒面”,相互对照一下,二者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咱们的宋小

作者  | 2018-4-25 11:14:53 | 阅读(75)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西省 运城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