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书架

 
 
模块内容加载中...
 
 
 
 
 
 
 
哈,替交了,才发现不对。暂这样吧。反正要关门大吉了。哪天忘记了密码,真才是无家可归了,就一切与我何干?。最‘留连的还是那些博友,比如凌万顷之茫然,深水里的鱼,雨荷,小雨,静静听海,一苇,偶然,云淡风轻,浅予,还有些一时叫不上名了。毫无疑问,她们的文字深深的影响过我,但是。。也只好挥挥手而任由云淡风轻了。如果有缘,或者能撞入我的简书,夏花_d034

再见,我的博客我的友。。心痛,心痛,似滴血。。这一别,天南海北的,再无眷顾。唉,5年,近4百篇的文章。便就住手了。人生,没有橡皮擦。别了,我的博客我的故友。套一个句式:今日既逝,或者30年后再下葬。。。

作者  | 2018-7-9 14:59:20 | 阅读(29)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屋子旧时光的清辉

2018-6-23 23:52:08 阅读25 评论0 232018/06 June23

?创作你的创作 免费下载

一屋子旧时光的清辉一一

?夏花_d043简书作者

2018-06-22 16:31? 打开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误打误撞,上了古玩行的贼船,TM的后悔却下不来了。想想,应是与电视里马未都的煽胡劲脱不了干系。几年的执着,却手头货真价实的古董几件?说了只怕是惹人笑话,一堆记忆里远年的玩具,修炼一个新入行的老玩童。悟性太差,一摞摞的书,愣没学到丁点本事,还总是往他的笑话的脚本里钻。执迷不悟,一床的叮咚咣当,如数家珍,自恋相,可捡得什么宝贝?唉,莫许有吧。

这天下午,蹭几个古玩的寡头,茶喝累了,审美也疲劳了,就有人出馊主意:走点户吧,下去才有乐子呢。于是一脚油门绝尘而去,曲里拐弯,野村陌巷的,恍恍惚惚的来到了一个叫杨妃村的地处,说是这个村子人十家有八家都在收古货呢。却怎么感觉我们倒像是在做一件时尚的使命:走基层呢。主人没在,就在门口转悠,但见一派旧货市场的气氛,斑斑驳驳的秦砖汉瓦,东倒西歪元狮清猴,横七竖八的"明式家俱“个个宝贝着呢。待主人出现,客客气气地招呼我们入了人家的院子,嚯,才更是小巫见大巫呢,叠床架屋,老弱病残之物,以民俗家俱杂项为首,堆的若个木器疗养院。又个个依老卖老的表情,只想笑又不敢笑。

?图片发自简书App

被主人迎着,挑帘入得客厅,才算是坐上了正席。我的天,这家伙被古董包围得水泄不通,座山雕的老巢穴似的,一阵眼晕。才信服什么叫我执我念,什么叫执迷不悟,什么叫阿弥陀佛。

落坐看茶,搭几句行话,才一点一点挤牙膏,

作者  | 2018-6-23 23:52:08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唧唧复唧唧”的回响——

2018-5-29 19:33:32 阅读38 评论1 292018/05 May29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如果说《木兰诗》里的织布机,携带的是一个古老的传奇,而几千年,唧唧复唧唧的,手工的织布机,于中国的母亲们,也近似织女纤纤指尖下流芳的一首延绵不休的生活史诗呢。

所谓衣食住行,衣服从最初的防寒遮羞之用,到至后的越来越妆饰、唯美化之功用,成为人类生活必须之首,自是有它的一番道理。而至古的男耕女织的思想沿袭,加上母性的勤劳,韧性,担当,仿佛谁人的衣不裹体,都似乎首先是女人们的一种羞辱,一种罪过。所以,曾经的记忆里的纺车呵,织布机啊,就是她们一辈子剪不断理还乱的生死疲劳。

还影影绰绰的记得,小时候,我们兄弟姊妹几个趴在油灯下做作业,母亲则在隔壁的另一盏油灯下的织布机上,传出的唧唧——唧唧——之声,撩拨得我们心里痒痒的。常常是潦草的做完作业,就跑到母亲的织布机旁,看她去怎样灵活的手脚并用,怎样的左右开弓,像驾着一台梦幻之机的神圣感觉。又被那经纬交织,云丝缭绕,五颜六色,上下翻飞的丝与织的神奇换算,有时忍不住了,就伸出小手去,摸摸这,动动那,直到摸到不该摸的地方,被母亲吓声止住。最张扬得意的是,趁母亲不在家或者其他忙碌之隙,小几个悄悄的坐在那织布机上,模仿大人的动作,一显身手,而其结果可想而知。那时我的天真我的单纯我的好奇之目,怎么就没有看透母亲手下这个大玩具,原是为了一家人生计而付出的辛劳的同盟战友呢。

何以就突兀的记起纺纱车、织布机了呢?呵呵,一切皆因前几天在地摊上发现了一个很是小巧精致的织布梭子。但见它一掌长(手撑开的两端的距离,约20cm)的身段,通体酣畅溜光,据推敲应是桃木质的,凑巧的半酡半白两

作者  | 2018-5-29 19:33:32 | 阅读(38) |评论(1) | 阅读全文>>

春天的备份——

2018-5-27 15:58:32 阅读71 评论1 272018/05 May27

总有人嗔怪春天的脖子太短,一不小心,就触到夏的胸脯。却想象里的春天,似个长颈鹿。

春天,草木诗经,风、雅、颂,神采飞扬,固然是好,又总疑是被误做了大众情人,个个感觉良好,被强买强卖的煽情滥爱,趋之若鹜,一哄而上的尴尬。

春天,万物复苏,也固然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只是被文人起哄,借题发挥,比赛形容词似的,堆砌古诗词,挨山塞海的所触所觉无不是自诩的骚客,无不是诗兴大发,啊呀咿呀的感叹,神经兮兮。就有点味同嚼蜡,煞风景,腻歪了。只好告诫自己,春天别写什么口水诗,也别读所谓的长短句。只好去躲债了,实在是输不起呢。

春天,在俗人的眼里,果然被当作了色相,卖给了青楼,勾栏瓦肆,瑶琴锦瑟,打情骂俏。而忘记了春天的根本在于生发,在于希望,在于开始。那么,我是不是也这样,收到一个春天的请帖?

这个宜耕宜读,宜室宜居,宜于畅想的季节,也的确自有诗词歌赋的灵性,有姚黄魏紫调色板的颜值。只是,有时也让人困于情,惑于思,有如郁达夫“水一样的春愁”。

如果说春天确有几分诗性,有几分若散文随笔一般的随性,是因为,她不必是八股文字一般的冬天的肃杀气,平仄格律得像个裹脚的三寸金莲。春天当然也可能是小说的题材,是故事。既是故事,就有故事的三要素:时间,地点,人物。既然有人的加入,便只好添乱,谈情说爱,沾花惹草,争风吃醋,寻花问柳,采花大盗,都是有可能的。不过也是,如此一番景象总比正襟危坐,坐怀不乱,道貌岸然的虚伪来的自然些。那么,不妨踏歌击节,折柳,天涯何处无芳草,各有各的情愫罢。心里痒痒的,便忍将不住有一把躁动?

至于为赋新诗强说

作者  | 2018-5-27 15:58:32 | 阅读(71) |评论(1) | 阅读全文>>

风一样的母亲——

2018-5-13 9:28:40 阅读27 评论2 132018/05 May13

风一样的真切

风一样的虚幻

妈妈你的影子,如今

成了风季里的麦浪

起伏跌宕

是心尖上磨过的镰刀

脑际的沟回里

一刀一刀收割你的影子

一捆一捆放倒的季节啊

里面,有我的母亲

虚幻里你瘦小的身板

还一点点的猫腰

便岁月里你行脚匆匆

风一样的母亲呵

这会又刮到哪里去了呢

微笑的母亲

单薄的妈妈

日头晒黑的脸庞

高粱一般通红

稻谷一样弯弯的母亲

流泪的妈妈

朴素的母亲

素若田禾半亩方塘的稼穑

秋收的母亲

冬至的妈妈

立春又惊蛰清明谷雨的母亲啊

你又是云又是雨了

云朵的母亲呵

这会你又飘到哪里了呢

雨一样的母亲,这会

你又真真的落到我眼眶里了

蓄满了心池

但是啊别溢了啊

别肆意汪洋

别被你发现了心疼

白发苍苍呵,

二十四史的母亲

让儿,去哪里找你呢

风一样的虚幻

风一样的真切

吹散了一遍遍呼唤

吹落了一叠叠影子

但是啊,

别吹落山谷的回响

别吹乱了你的秀发

你的慈祥

青石板上烟熏火燎了

——你的名字

(写在今天,母亲的百天忌日)

作者  | 2018-5-13 9:28:40 | 阅读(27)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西省 运城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