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爱不释手汪曾祺——  

2013-11-22 05:4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近买回来几本书,陈丹青,葛水平的。油墨香里抚摸摆弄了几下,亲昵的,却又搁下了,欲读又止。心里明镜似的,放不下那个汪曾祺,汪老先生。

我有个毛病,看书如阅人,阅人如品茗,凭感觉凭对口味,才如痴如醉。读书又如约会,与作者私密幽会的那种。约来的当然大多是心仪倾慕的作家。心灵相约,不是沙龙,也不似请客,人多了热闹。恋爱得一个一个来。我未必喜新厌旧,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更迭了他们、她们——客人?友人?情人?有一些干脆就一厢情愿的私定终身,几乎糟糠妻的情感了。当然这是戏语、诳语。

我说过,喜欢沈从文、鲁迅、钱钟书、席慕容、阿城,芥川龙之介等等。虽然眼前美女如云,不胜枚举,有些于我则只是露水夫妻,浮云了。很一段时间了,尤其心悦于汪老先生。呵妻妾成群了,还说没有沾花惹草,罪过。“她们”于我,是花,也是空气、水、土壤。没有她们,我身死一半,就身首分离,苟延残喘的过。

汪曾祺属三、四十年代的作家,但他大器晚成,当红于老年,夕阳红?人间的是是非非、曲曲折折之后,他井喷似的,才华横溢,肆无忌惮,憋不住了。

有一种说法,王国维是清朝最后一个饱学之士,国学大师?遗臣?那么,汪曾祺只好就是民国时代最后一位、绅士,秀才?遗老?

如果打比方说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歌德,泰戈尔,纪伯伦,是大尺寸的油画家,汪曾祺就是素描、简笔、漫画家了。他不要篇幅,只要神似,传神。行话说,弄复杂了固然不易,复杂的事弄简单更是一门功夫。虽不是一档,没有可比性,却佩服能眉目传情、美目盼兮、心有灵犀,汪老的一款。惜墨如金,留白给读者参与,点到为止的功力。我不是“拣大的不吃亏”的脾气,只看中精华。

要说汪曾祺的代表作,当属《受戒》。区区不过一万来字,中篇小说都勉强。但拿到样稿的编辑说:多一字不可,少一字不行。成了“小桥流水人家”式的散文小说的范儿。

“男人揪着头发打老婆,女人拿火叉打孩子,老太婆用菜刀剁着砧板诅咒偷了她下蛋鸡的贼。”“手艺人都带着他那个行业特有的颜色,染坊师傅的指甲缝里都是蓝的,碾米师傅的眉毛总是白蒙蒙的。”“有一天,张汉谈起人生有命。说朱洪武、沈万山、范丹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都是丑时建生,鸡鸣头遍。但是一声鸡叫,可就命分三等了。抬头朱洪武,低头沈万山,勾一勾 就是范丹。朱洪武贵为天子,沈万山富甲天下,穷范丹冻饿而死。”“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小一岁,梯子磴似的。”“三个姑娘,像三张画”“干净得像明矾澄过的清水。”瞧,随手一翻、一抄,就叹为观止了。再看《丑脸》最后一句是:人总是要死的,不论长了一张什么脸。不能“旁征博引”了,否则真是抄袭了。谁还能像他这般满腹经纶,点石成金,肚子里故经多了去了。

好了,废话少说。对于汪曾祺,不需要油腔滑调,画蛇添足,众说纷纭。任何的拆解,解构,都可能是对作品的一种亵渎。只需沏上茶,净了心,恭敬的说一声:有请您老——就是了。

“之乎者也矣焉哉,七字安排好秀才”。就是那个比“王”还要多三点的“王”者。汪曾祺,要我怎么恭维你呢——现代的,真正读过“孔子曰”的,地地道道一秀才呢。

橘子好不好,不要看光亮,掰一瓣送到嘴里,就知道了。呵,心有窃喜,拿出来晾晒,我也好接待下一位“闺蜜”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