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似水流年——  

2013-12-26 07:2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水流年—— - 半月莲 - 半夏

 年,或就是人类镶挂在时空之门上的门环,一个虚构的“砰砰作响”的名词。人们却很在乎,很认真的对待于年,当之以动词来使用,当之以形容词去激动。

岁末,走在大街上,我不觉寒冷只顾把目光里的法桐的落叶往心池里捡拾。想它的顽强是那么得显而易见,任是环卫工人每天的清扫,它都能在第二天早晨来临时,重又铺排上一层。还有夹道的冬青,女贞子树,虽已是畏畏缩缩的了,仍能感受到那份坚韧与坚持。能让我们在每天早晨相互看到,相互打招呼,仿佛异口同声的说:不见不散。

而其实心里也知道,又怎么可能不见不散呢。落叶每天的相似,终是每叶的不同。自然我也会在一天一天翻覆沙漏似的变换中,悄然的变化着自己,变得衰老,变得与这世界疏离,相互的陌生。总也有像它们那样的一天啊,叶落归根。

这样的碎想下去,自然要生出些惆怅来。才符合冬天的情绪么?

叶尽管的落去,我还能作壁上观它们的结局。却我自己生命的“落叶”呢,都被扫到哪里去了呢?我自问却不敢自答。每天从我指间“匆匆”的那些时光呢,我的童年、少年和那一把青葱年华,也跟着日落西山而束之高阁着么。却没有自信了,这时光的去处,仿佛是单行道,不能回轮、倒档、逆行,不能任由车来车往。也许你会说,没有呀,他们都在记忆里,在怀念里呀,在文字的皱褶里呢。可又怎么去信服,既然都没有了时光的下落,又岂敢奢侈的追索记忆的下落,青春的下落。而忆念里的那些可怜的自恋,或只能作冬天抱在怀里的暖包罢。

似水流年,流年里,我们或就是一叶扁舟,任是冲浪着,激荡着,漂泊着,终还是要顺流而下,靠岸或者搁浅。而这些都是安排妥当的航程和人的留恋与否无干。

却不甘心,不甘心就那么“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让生命横着。才有人说:有多少树叶,就有多少思想。就算是落叶了,也都是清新过浓绿过的,也都是有风爱过、有雨流泪、有青春的招摇呢。才有人说:天空了无痕迹,但飞鸟已经掠过。人的那点点惆怅,不就是落叶的无着,飞鸟的无痕之惆怅么。却有禅说:一树一菩提,一花一世界。那么,人的荣幸简直就是小宇宙了,还有什么拿得起,放不下的。

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们向左能够感受祖先的光辉,向右能够看到子孙的茁壮,这份有别于落叶飞鸟而独享的生命,难道不值得我们为之做一次晴朗的航行么。

岁末,再一次叩动自然的门环,年的砰砰作响,让我感知到它的良苦用心呢。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