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关于红楼梦又记——  

2013-04-11 18:5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得朋友的厚爱,自京城寄来一摞关于红楼梦的各种版本,才由我跌跌撞撞,几乎入了“红门”感谢之意自不待多语。且说邓遂夫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就让我诚惶诚恐了良久,胡适、周汝昌等这些宏谈阔论,言之凿凿者,让人一时高山仰止,敬而远之。又云山雾罩的红楼梦疑团、解构、臆想,真是要屏气凝神还不够似的,竟有几分疑惑不吐不快。

一、脂砚斋——到底是谁?是“斋”还是“号”?此人应与曹雪芹走得很近的无疑,妻子?情人?文友?邓遂夫的考证,应是女性的。因为其朱批乖巧、即兴常常有女性的痕迹。我直觉他应是个年轻人,也无不可。以为起言语犀利、感性、即兴,快人快语者也。而非老谋深算者,或者压根就是老顽童。

二、畸笏——又是何人?也曹雪芹的亲近者,难以猜度。邓遂夫判断他有一定的嫉妒心,

直接证据是,他删改了很多脂砚斋的朱批。

三、按张志坚老师之说,曾经的棠村、孔尚任、魏廷珍,是否真的属于入列之人?看了邓遂夫又开始怀疑、疑惑了。为什么张老师未能提及:脂砚斋、畸笏等,这些绕不开的,如此开门见山的问题?愚公移山?还是吸星大法?

四、红楼梦已经成为又一个中国版的罗生门无疑。事实永远只有一个,却众说纷纭,版本无计。趣味?苦闷?

五、曹雪芹的作者地位,不应再有争议,再起波澜。“一芹一脂”之说,已经繁纷,宁有序列作者乎?我的观点是,原著是本旨,重评仅可意。

就觉得过于放大,撒大网,难免木将不木,林将不林。犹言,“人是一堆活着的蛋白质”,而废用了人的根本人的灵魂,才是盲人摸象的新版本,倒脏水把婴儿也泼掉了呢。画蛇添足的结果岂不是等同于叶公好龙。过于放大必遭盲从、崇拜之害。曾经政治如此,文史也未必不如此,乖乖的读原著最好。臆想可臆造不可,推敲可鼓噪不可。           

周汝昌一本红学研究就40万字,所谓“也可见红学研究是一件多么复杂、曲折、艰苦、孤立、‘危险’的工作”(周汝昌)

不管怎样,如今敢蹑手蹑脚怯生生的靠近“红门”,又难得窥见一丝光亮来,虽不能入门,是否算作其门下的一个走狗了呢,呵。

就想起,管窥、可见一斑的成语,想起钱钟书的《管锥编》的谦虚。真是古有“侯门深似海”今为学问擎如山啊。是为红楼一段。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