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心甘田野,性乐稼穑——  

2013-04-18 05:3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要走进“红楼梦”,就不得不“走近”曹雪芹。二者对我(?)却既是殿堂又如迷宫。

就急不可耐,想“深入浅出”走捷径。就去“直观”那曹雪芹(电视剧),至少在感官上走近他。

曹雪芹虽然出身豪门,却那时那份豪气已是强弩之末、命走背字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少年的曹雪芹是一个总伴哭泣中的曹雪芹。所谓“时光如水不停留,少年也白头”的写照。幸有一个聪明伶俐、心性笃定的“筠”妹妹,青梅竹马式的陪伴着他。是这位表妹的存在,才注定了历史曹雪芹的成立?以致后来伟大红楼梦的生成?从她的身上,曹雪芹读懂了女性的心、性、命,读得了女性的艳美与极哀,以及爱恨情仇的凡例。红楼梦的大厦里,才有了那一群活生生的女性之美之悲之命,才有了风月宝鉴、情僧录、石头记,儿女情长的演绎。就觉得《曹雪芹》与《红楼梦》影影绰绰的关联着。难怪有胡适的“自叙说”。

从侧面观,“皇帝”一词,真不是什么褒义词。生杀予夺、草菅人命、惨无人道,封建作为,都似它的派生词,人造魔鬼?或是魔鬼的代言人呢。所有不幸中的万幸,在那时竟合力煅造“挤压”出了个独有的曹雪芹和旷世的红楼梦。

其间“直言”了“脂砚斋”这个角色,绣户侯门的生活情境,以及清王朝里红楼梦的背景。可惜“曹雪芹”的开篇即盖了个“纯属虚构”的戳,让人不敢轻易引鉴。却相信它是有一定的史料作支撑着,姑且作“情景再现”罢。

下面是剧中的一些辞藻摘录:不疯魔不成活---大约是特立独行,无巧不成书,注定的不省心的吧。听都听成熟人了---总被念叨,虽未曾晤面,也已识得(噢,错了,是“霸王别姬”里的话呢)

不图打渔图浑水---古今世上,这般嘴脸真还不稀有,不蒸馒头专蒸(争)气呢。偷来的锣儿敲不得---实话实说。但有一分强不吃开口粮---求人三分低嘛。百星之光,不如一月之明---是曹雪芹么?铜山西崩,洛钟东应---世上的事就这么心心相印,惺惺相惜,想起鲁迅的:无限的远方都与我有关。圈养之物---没有野性了?退化?寄生?说谁呢。江山不是杀出来的,倒是杀出去的---得民心者得天下嘛,杀,则自毁长城。大小事情横竖道理为官者知道么。割袍断义---曹雪芹才巧活下来了。人才或缺,皇帝从来不缺---是啊,是个人都有当皇帝的心,不自量力。掰瓜露籽---朴素的实践学。锦衣玉食、钗环脂粉、权势熏天----绣户侯门也。想非非想---想入非非?哪肉厚打哪呀---此公理也,无需证明,凭什么。气好受脸难丢---脸啊脸,真是个务虚而又不得不“务”的主,投入大回报少,赔钱的买卖,史铁生说,活着就是,有呼吸有尊严这两件事。骆驼掉进针眼里了---没这么巧的事吧。是真佛---就念一段真经。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见什么人下什么菜。那东西(泪)不是你想流就能流的---苦命人的啊。嘴上虽是不说却把账记在心上---这的确是人的毛病。数数他身上的骨头有几根是他自己的---奴才呢。天王老子也只死一回---是啊,生是一回,死也只一回,穷困潦倒如此,荣华富贵也如此,所以就要生有所为,死得其所。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