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拆迁——  

2013-05-11 19:3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拥抱风浪”的博客上看到一则摄影,题为:拆迁。让电击似的,心被揪了一把,一时不知滋味。画面简单清亮:瓦砾,树,天空。瓦砾铺地,蔚蓝天空,之间立着一棵受伤的树,大约是春夏季节吧,那树一半干枯着一半撑着绿色意志。整个画面给人“天、地、人”的视觉冲击,味觉却是苍凉。

拆迁是个动词吧,或是个名词呢?中国词汇中许多名词,早先的出身是动词,用得多了,长久了,就固定不动了,入了名词的的界。

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全中国都在搞着城市建设,盖房子,脚手架林立,仿佛到处工地似的,外国人初来乍到,看不懂。翻译也幽默:中国——china——拆呐!

就学着拆字先生,拆——一个提手旁(提着工具?),一个排斥的斥;迁——一个坐车,一个大千世界的千。究竟怎么释义呢,拆开了,散架了,却装不上了。

所有拆迁的初衷,应是给新来的腾出个空当,或者虚位以待给未来。本意是好的,因为社会总要向前发展的,却如果,不顾旧念,不顾及旧有的,历史的,先来后到的感受,不能承上启下的衔接,就有所不当了。就像那幅摄影作品的寓意:一种意志,一份留恋,被那棵受伤的树扛着,支撑或者叫执着。

新中国成立的初期,北京城墙的拆迁与否问题,成了当时当局者一场浩大的争议主体。结果当然不言而喻了。前几年有人写了一本《城记》给予记述(叙述?)以期复活情景再现那场争议,看这本书时,思绪里幻生许多古城楼变瓦砾的重影,或者瓦砾上重立着古建筑的虚影,而眼前又晃动着瘦骨嶙峋的梁思成的身影,挥之不去。很容易和刚才所解构的那幅摄影作品里的受伤的树重叠。是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心里的潜意识?

西方历史上有一个拆迁的故事,国王想造一个花园,需要拆迁占用一个民宅,却被民宅的主人告上法庭,这主人责问道:你是国王,我是听你的呢,还是遵从你制定的法律呢?结果国王输了官司。

就觉得,一些个真正称得上建筑的建筑,与人相处久了,就有了灵性,有着被眷顾的感受,受着神的保护似的,不可轻易的冒犯,而不是简单拆迁费的争吵。

在中国古老的词汇里,有一个“慎独”的词,现在常常被拿出来翻新 用来教养人。如果在这里我惯性的臆造一个词:慎迁。是否会被骂作自不量力呢?既有“慎迁”就会有“慎建”这个相生词。不是自作聪明,实在是看着那棵瓦砾上苦撑的树,心揪得慌,为那份未知的命运,才犯浑的。如果错了,那个摄影人也该打五十大板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