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寂静之音——  

2013-05-07 14:2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静,是零分贝吗?

我向自己提问时,我无比困惑,因为正有一场分贝以外的交响乐在我的心池里演奏着。就像眼睛看不到的红外线、紫外线一样,这场让耳朵走开的演奏,曲目正是:寂静之音。

此时,窗外的漆黑之夜,凌晨之时,我以为它是寂静了的,寂静得像一个熟睡中的孩子,连轻轻的鼾音都要忽略不计呢。我的耳朵已听不得坐地日行八万里的风声,也听不到人间若有其事的嘈杂。此时世界似乎已悄悄的躲到一个屏风的背后,由于寂静的陪伴,我的乐池里才有小提琴的丝绸般的细腻、滑润,圆号山歌似的清纯、透明、亮丽,巴松秋风般的内敛与沙哑,以及排鼓的嗡嗡蜂鸣。这如此的浑厚如此的干净的音韵,正对应了我倾听之虔诚,出神入化之倾听,和心灵的张开。这倾听超越了分贝的局促,跨越了音符的栅栏,这无音蜻蜓的蹁跹悠游,醇醉一般的感觉,就梦了几分,幻了几分,痴了几分,也呆了几分。

我分明听到山恋深沉的呼吸,静水流深的悸动,大地春回的扯裂,听到思绪在时间的湖泊里涟漪与荡漾,思想在时光下的旋转与舞蹈,听到诗人在唐之幽径,或者宋的巷陌里吟唱的兴奋,听到花开花落时眉间忧郁的脱落,听到梵语真经诵唱时的散开,听到云端处惆怅的撕扯,雨的饮泣,水畦处的呢喃,甚至墓地里幽灵走动的分贝。仿佛从未有过的空谷悠响,使得秋霜回到春露,密云回到薄雾,暮鼓回到晨钟,野花回到后山坡,以及绛红色的宫墙、白色的佛塔,灰色的瓦楞,绿茵的草甸,紫薇的滕曼,可是正与一只羔羊的对白呢?又仿佛听着夕光里噼里啪啦作响的火烧云,一切都新鲜得若虚拟里的幻境。

这一生未必看见过灵魂的尊容,此刻却必定促膝侃侃而谈于良心,说是,说否,说又高远又飘渺的痴话。而这一切都完成于寂静的伴奏之下,并无额外富丽堂皇的陪伴。

是这样的吗?被心律轻轻扶起了音符,徐媛的开端如裙裾,风一样的柔长,诗一般的意味,空谷里悠远复悠远的另一群,如轻燕一般的分贝。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