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鞋拔子脸——  

2013-08-24 16:5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年赵本山的小品,可谓红得发紫,尚未见有出其右的。哪一出呢,他自嘲正宗的“猪腰子脸”而不是什么“鞋帮子脸”。那时只顾笑了,并不深究什么是猪腰子,什么是鞋帮子。

看到汪曾祺的短篇小说“丑脸”时,才明白“鞋帮子脸”只是“鞋拔子脸”的误听。鞋拔子——鞋溜子也,用来提鞋跟的勺把一样的木板。现在少见了。就纳闷以前做的新鞋子为何总那么狭小那么的“紧”呢。再去发明个“鞋拔子”来帮忙。也才有“鞋拔子脸”一说。

再说汪曾祺的“丑脸”——“这四位长的奇丑,他们长了四张丑脸”。第一位是驴脸——“这没有太特别处,只是长得特别长”。第二位是“瓢把子脸”。第三位是“磨刀砖脸”。第四位就是刚才说过的“鞋拔子脸”。

“鞋拔子脸是什么样的呢,没有见过的,想象不出,但是一看见这张脸,就觉得真像!”——这便是作者的原汁原味。

更关键的是在汪曾祺的笔下,遇到有钱人“过事”时,四位奇人总能凑成两对打一桌的麻将,你说笑人不笑人,你说气氛能不活跃么。

“女眷们伸了脑袋,尽情地看个够,然后跑到对面廊子上放声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直揉肚子,嘴里还要不停的乱叫“哎呦哎呦。。。”

才要说,如果是在家里偷着学写小说,而不知汪曾祺何许人也。才是大谬也。

文止结尾,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以前在乡下,大都是穿自个家里母亲或者奶奶手工纳的千层底鞋,而不是现在的机器制作。虽然鞋样在邻里间传着,做参照,却因纳鞋人的手劲不一样,纳出的鞋有松有紧。鞋做出来了,便没得选择,大了,就在鞋里面垫些棉花,等脚再长些就好了。紧了,则用“鞋楦子”(这个名词是请教岳母后,才得来的)撑撑,穿时再用刚才说的鞋拔子帮忙,穿一段时间就好了,只是脚受点屈而已。实在紧得不行就让给下面的弟妹穿,由他们得一份意外的惊喜。这份体验我是经历过的。而现在是在商店里买鞋,多少码多少码都标清楚了,试好了才付钱,不合适拿回来还能调换。自然,鞋拔子就稀有了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