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落叶 ——  

2013-10-18 05:5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我打开电脑,想要即兴的写一篇“落叶”的文章。窗外,不去看,不用说,也一定是落叶纷飞的时刻,和刚才一样,我站在窗前的时候。号风呼啸,尘土飞扬中席卷着无数的落叶,天空都跟着如创世纪的混沌了。这是秋的末尾,是秋天的尾巴,狼一样的尾巴横扫的狰狞。我被窗玻璃隔开,像个上帝一般,看着窗外的世界,看懂了什么,又似乎未必看懂什么。

号风中,落叶像是被战争追赶的难民,无处落脚,又无处不是着落。有一个要强的落叶,在翻飞中拍打了一下窗玻璃,摔落在了外面的窗台沿上,安宁在那里了。本想开窗户拿他进来,又觉着很可笑,也就住手了。我能改变他的命运吗?

这落叶是法国桐的落叶,极像澳大利亚的国家版图,或者加拿大国旗上的那枚叶子。又是法国,澳大利亚,又是加拿大,是叶子在牵连呢,还是一份漂泊情绪的客串?我恍惚不定。这叶子是完整的,轮廓,棱角,脉络,颜色,叶的蒂。只是他的表情让人不能不想起一个成语:形同枯槁。铁锈黄,皱褶,纹理,镶着一圈的金边,却看不出他的高贵,倒让人联想是一把破旧的雨伞。山雨欲来,地上的叶子还在那里跟着号风打转,许是背景的凄凉所致,他的母树站在原地如脱毛的鸡似的,看不到正面的表情。

我的忧郁的情绪与这窗外的恓惶景致大略是一致的。谁感染了谁呢,还是谁加入了谁的“群”,我也不清楚。这一个个落叶在我此时的眼里分明就是一个个生命躯体,是我?是你?是他?其实是谁都是无错的。彼时何以出生?又何以花枝招展了一份青春,再又是郎丽的夏天,金穗般的秋实,又是到了今天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的地步。哪一个步骤是和谁商量过,或打一个招呼的?没有。只有记忆里那点断断续续漫漶的印痕残留着,和若梦里的无厘头的幻象。不是刻意要做可怜虫相,原本就一条虫的轨迹,由起始止终点的一段,其他的意义也只好免谈。再去说这叶的命运,是季在背里遥控么?而季呢,是太阳与地球的合谋么,太阳又怎么了?我就不知道了。生之于土,又回到土中去,这轮回的例子还用多此一举吗。

又想起,树叶是他们的通用名,而他们每一叶的个名都是有的吧。相同的命运还要有不同的名字吗。人的通用名,个名又怎样?活着的一辈子都在计较不相同,都在不平则鸣,终了了,赤条条的,就不知道有什么不相同了。我如此的悲观太息,是叶子引导我入了佛境了么。

原谅我总是“一个叶”而不是“一片叶”的用词,看看窗外的他们,再看看窗里的我,非是怜惜,非是拟人,是同病相怜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