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崇拜——  

2013-10-23 14:3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拟要挪用“崇拜”一词的时候,心是虚的。“50(岁)后”的人了,再去崇拜于谁,心里能不掂量?想起木心的话:全身零件都在变老,唯独心不会老。准确的说是心理不觉老,心态不认老,心脏的衰老只有无可奈何了。似乎心脏跳动的最后几下,心都是不甘的。史铁生生命的多半时间都是用来念叨生死这个话题的,至后(生命的最后)虽然坦然对待,只能说是部分理解了生命的命题,却心定是不甘的。再去探寻“死”这个命题?真是够他受的了。

回来说崇拜。虽然总在“露”孤陋寡闻的“陷”,总是捉襟见肘的文学底子,却一厢情愿的痴爱文字,才引出崇拜的命题,崇拜那些娴熟驾驭文字的人们,驾轻就熟于文学的巨匠们。就我跌跌撞撞于文学之林的遇见,高山仰止者,虽有年龄因素而阶段性变化了一些名字,却未必就后来居上,比如鲁迅,比如沈从文,比如词人皇帝李煜,女汉子李清照,就一路崇拜,历久弥新,比如钱钟书,就永恒崇拜。后来者如汪曾祺、阿城,再有木心、黄永玉,则梯次崇拜。国外的则只挑出日本的芥川龙之介。原谅我一时兴起,原谅我挂一漏万,当然根本还是在于我的孤陋寡闻,好在无名无姓,不存在得罪谁起什么纠纷,一叶障目,就只有这点记性,无知者无畏,不知者无罪嘛。从中可以看出,以白话文之后伴行着多灾多难的国运时期,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文学影响居多,挤压下的成长?鲁迅(无可匹敌的)犀利的杂文语言,沈从文细腻的潜情节描写,李煜的婉约,李清照的“知否”,能不崇拜?大器晚成中国最后一个绅士汪曾祺的散文式小说,阿城的幽默语境,木心炼丹式的经典语句,黄永玉老顽童式散文情调,构成令人崇拜的因素。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鼻子”除了冠之以“天才”小说家,不知还有什么另外的注解?

崇拜,是私事,是内心的真性情,与他人无干。所以不要教育我,说巴金、郭沫若、张恨水、胡适、弘一法师,说李白、杜甫、孟浩然、白居易,说四大名著,说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城堡、静静的顿河,说纪伯伦、聂鲁达、克里斯多夫,博尔赫斯。固然我喜欢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喜欢冰心的纸船、往事,喜欢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喜欢张爱玲、郁达夫、俞平伯、戴望舒、席慕容,喜欢康德,王尔德、尼采、苏格拉底,喜欢莫言、川端康成,村上春树,却总还是片段而不是周遭,是清醒而不是晕厥,不是五体投地。五体投地者,崇拜也。

崇拜,总是怪怪的,被他的光辉照耀,为他的才华倾倒,高山仰止,有点像恋爱中的钟情话题,才晕晕乎以为遇着神人。小青年的毛病,老年时代了还犯,一定是痴了。被迷着了才痴了,是一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