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同学玉海——  

2013-10-25 19:2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海是我大学时的同学,带上姓全名孙玉海。忽然就觉得“玉海”是个很好听的名字,怎么好听,又说不出道理,只是再加一个孙字就未必了。所以就临时亲切的称他玉海,他虽微笑,却不知是否习惯我忽然那么亲昵的举动。

突兀的说起同学玉海,是因为今天是他的节日,绝对的节日,他的个人专场,那么些大学时的同学都来捧场来了。他在现场的中央,蒙娜丽莎式的微笑着.恒久的一个微笑姿态,是因为被一个四方木框的道具框住,含笑到九泉了。

玉海与我同学了几年,他的自我感觉的优雅与我天性的木讷自然有几分不入。他父母是上班族的城里人,那年头身份也遗传,家里也一定经济宽裕,他的言谈举止便是说明书。我正好相反,农民出身的说明书。,82年的那时,他已有一台自己的简易录放机,让多少人眼馋。虽然拨乱反正不再提阶级斗争了,却城与乡潜伏的沟“就在那里”。记得上学不久他就有了一场恋爱,与班里的学习委员,好看的城里妞。后来还演变成三角恋。那年代那年龄敢尝试那青果,除了荷尔蒙还必须有勇气,结局则是另外了。

今天玉海只去笑而不语,自然我占了一时的上风,才多说了几句,似乎找要回那年的平衡。同窗时期的不即不离,毕业后也就少有来往,扎堆只扎对脾气的。与玉海并不在同一个城市,地理距离约100公里,所以偶然的消息,都是同学捎给同学,就那么淡淡的,淡淡的日出日落,吃喝拉撒睡。去年捎来让人一惊的消息:玉海得了肺癌,且脑转移了。头晕才发现脑转移,继而查出根在肺。今天就又有了消息,是那时消息的延续,他故去了,与世长辞了,为自己的生命早早订了一个专场,一个祭日。享年50岁。

同学走了,正从此岸向彼岸轮渡着。秋末的天气,条幅上的“千古”那么的刺眼,似乎在说活着只是短暂,死才是千古。54人减去1人,余53人,是否同学的减法从此启动,却希望不是杀鸡给猴看,不要去比赛,去看谁笑到最后。玉海去了,留下一个好听的名字和一些没有多少温度的记忆。回来的路上,我还在琢磨,真是个好名啊,似有玉观音的味儿,如果冠之于女孩则可能更好听些。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