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木鉴,或者木神赋——  

2014-11-17 15:5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鉴,或者木神赋—— - 半月莲 - 半夏

(收藏的,清中晚期黄杨木镶嵌首饰盒) 

对大自然的认知,我有先天性的不足。只大略知道有动物、植物之两大类分。人,归之于动物类,当然,碍于人的面子,可以在动物的前面加一个定语——高级。仿佛给香烟加一个过滤嘴。至于,山水,空气,甚至土壤,这些同样与人类生活密不可分的,或者其他,是如何的归类,就羞羞答答,语焉不详了。

那么,今天只“凤毛麟角”的(幸亏有这个成语,或者可见一斑。而不要捉襟见肘的难堪)说植物,说植物里的树木,说树木中的几株——被一叶障目的那几株。

还是因了这慕古的疯癫病。痴想着老算盘的收藏——这些历经几朝许代,这时间里的风雨(栉风沐雨吧)年久失修的,或将寿终正寝于今的中国文化特产。他们生于木质的,就分门别类的有木质的不同,红的紫的黄的黑的,像中国的56个民族的不同。所以,要收藏,就得认知,就得“木鉴”。

若花类之不同,被人,赋予了贵贱,划分了三六九等“成分”,才,花花草草也有了纷纷争争的,人间般的场面。牡丹就天生雍容华贵么,荷莲就一尘不染么,菊花就东篱下于陶渊明么。唉,动物的不安,反牵连了植物界,以邻为壑的恶习。

但,得承认,植物确是有木“质”的区别的,红的黄的,硬的软的,密的疏的,韧的怂的,香的臭的(?)等等。若人的性格,品质,行迹,所谓龙生九种,九种各别。

就说紫檀木吧,天生的格格似的,皇族气息,红得发紫。还要贴上“金星”“牛毛纹”的捧词,经久不息几千年。

再就是黄花黎(是梨?还是我的姓氏黎?新出版的木鉴,为后者)学名降香黄檀。那掩饰不住的琥珀似的,入“目”三分的金黄色,能看上一眼都“幸福的不得了”。加之鬼脸、猫眼、狸斑的艺术形象,真是要诚“黄”诚恐了。一天,在一块黄花梨木板上钻一个小孔,钻木取火似的释放出一股奇香,满客厅的人都能闻得。

还有黄杨木,因为“不花不实,四时不凋”长得实在是慢,又被称作“千年矮”。李时珍《本草纲目》有“岁长一寸,遇闰则退”的记载。“园中草木春无数,惟有黄杨厄闰年”——连苏东坡也来点赞了,就只好无话可说了。一玩友告诉我说,把放大镜用上,都看不见木纹的。细腻而又坚如磐石的品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再就是越来越沸沸扬扬于玩家的沉香木,阴沉木,应只有叹为观止的份了。以及酸枝木、金丝楠、鸡翅木、铁力木等等,也算是各领风骚数百年了。

又记起,《诗经》里长出的些草木,更见葳蕤——“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几千年花开花落的回荡。

以及戈壁滩胡杨的“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的精神,是该赋予一种傲骨之品质了。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与木的心有灵犀,与草的眉目传情,似乎更先于人类而出现。与大自然的恋爱,与树木花草的海誓山盟,真真的,直叫人吟咏出“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诗句呢。

人之为人,幸有植物作伴,才得苟生。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