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冥冥中想——  

2014-02-09 12:4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冥冥中想—— - 半月莲 - 半夏

 趁还没有老年痴呆,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每天在想什么?

类同于那句烂熟于耳的话,我思故我在。

胡思乱想,是脑组织所必然的。就像腿要走路,手要拿东西,心要跳,是一个道理。除非,脑子坏了,后遗症了,植物人了,这些人的特殊形式之下,什么也不能想了。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霍金,每天在想什么?想宇宙大爆炸,想反物质,间或想想他的小人生想想他的生与死?

我又也常常会突然间为难一下“话聊”中的老年人:每天在想什么?大多的老者并不对我这神经质的提问所惊讶,而是回答,不想什么。我想可能是我的问题太大了,就需要把问题分解具体化,抽丝剥茧,他们才肯做一些叙述。目光呆滞,才看的遥远、抽象,目光炯炯,仿佛望远当归,却能感知大多所看的只是眼前目下,也有例外,比如说:活着没意思。我不敢展开他这话的意思,怕传染。却相信我每天所想的也一定是他们所想或者所想过的。

若有所思是人生责无旁贷的权利,怎么会什么都不想呢。尽管这思考未必开花结果,甚至是徒劳的,而且看上去很渺小。

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不思考还是人么,才可悲呢。

想想当年孔圣人也是个滑头。被问及,死是怎么回事,他老人家则以“未知生,焉知死”的唐塞而滑过,害得后人替他扛长工。不瞒各位,我确是经不离口的想一些关于死的系列问题。是吃饱了撑的,或是杞人忧天,没办法阻止他不住,念叨“既生瑜何生亮”的口诀,为什么呢,当然终不得其果。我发现,史铁生对生死的思考,于我有过之无不及。现在他歇了,留我念念不忘,前仆后继的欲罢不能。头疼了,就吃一片止疼片。

当然,也有一些自我的小情调,就是我的小滑头了。爱人类,享生活,不爱才叫吃亏呢。却总不免小不安的影子,生活得不踏实。似乎有棵大树被荫着,没有别人阳光,我得承认。

忽然觉得是我冤枉了孔子,那应该是句大实话呀。不知生——古今之人谁弄清楚了生是怎么回事?死的事就更蹊跷了。

不是么。却总又不甘。冥想的徒劳,或是我憔悴的根由,却又疑惑,“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或才是真根由呢。有知或者无知,庸俗或者高雅,贫贱或者富贵,我宁愿意相信,人的思索大体是相同的,至少是相通的,因为上帝给了我们相同的菜单,差异只在于自我的体味或感觉。千万别以为你是例外。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