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鲁迅重提——  

2014-09-05 05:5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重提—— - 半月莲 - 半夏

 因为翻到一本首页有毛主席语录的鲁迅文选的旧版本,就断断续续的读下去了。津津有味的读那些文字,虽然一些篇目仍旧的熟悉:狂人日记,孔乙己,阿Q正传,以及祝福,范爱农,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等。

“狂人日记”被推崇,是当时“呐喊”社会的需要。反倒觉得“阿Q正传”的文学性更佳,文字,人物,情节的描写都面面皆到,今天提及的“阿Q精神”依旧不觉得过时。再如语言的精彩:和尚动得,我动不得?在阿Q摸了小尼姑的头皮后“他觉得自己的大拇指和第二指有点古怪——仿佛比平常滑腻些”“革这伙妈妈的命”最后,革命不成的阿Q,反被革了命,要他画押时,他几乎魂飞魄散了——因为他的手和笔相关,这回是初次。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却终就羞愧自己画得不那么得圆。想一想,我们生命的过程里,有没有镶嵌着阿Q的悲情、心理、命运里的某些桥段呢?一声叹息。

再看“祝福”的语言: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墺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镇上的人们也仍然叫她祥林嫂,但音调和先前很不同;也还和她讲话,但笑容却冷冷的了。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祝福的开篇鲁镇正在过年,送灶的爆竹声,一声接着一声——文章的结尾“我在朦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连绵不断。”“只觉得天地圣众歆享了牲體和香烟,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预备给鲁镇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祝福”篇,复读三遍,未有生厌,深以为妙笔生花,字字珠玑。

鲁镇,未庄,赵家,是鲁迅文章里的固有名词。再如“孔乙己”里一开篇便是: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

鲁迅文字里独特个性的语言,语式,总让人叹为观止,又念念不忘。比如: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刻画了一个活生生的酸腐旧文人孔乙己的形象。人们真是可笑的动物,一点极微末的小事情,便会受很深的影响(伤逝)。只要站在大门口,也总有什么新鲜的事物看(理水)——这样的语言不差似现在的语言特征吗。

囿于时代或者天生性格,鲁迅的一生总归是清苦的,身体又被肺结核困扰。却极具哀荣,万人空巷的送葬场面给一个文人,在中国恐怕是空前绝后了。生前那么多的宿敌,郁郁是必然的。但,中国只有一个鲁迅,世界只有一个鲁迅。高山仰止,没有替代者,也难见近义词。

大师之后,再无大师。与大师隔空喊话,或只是一厢情愿的事,但愿还有一些“回响”给自己,算是精神上的胜利吧,于一个后来的文字的喜爱者,有什么不好。

再看那书的出版时间,封底印有:1973年4月。定价:0.45元。那时间,正是我刚刚九岁的年龄。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