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桐城,项城——  

2015-02-08 06:3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桐城,项城—— - 半月莲 - 半夏(运城解州关帝庙)

 感觉中,总有一些名字里镶嵌着“城”字的城市的名字(呵,绕口),在我的思绪里,在思绪的意识里(又,绕口),莫名其妙的游荡,悠荡。若书房行走,也若不知哪个方向的风,恍惚的穿过我意识的树林间。而其实,我们之间又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一来从没有去到过那城市,二来那城市的名气也没有大到成为常识里的词根,三呢,我的周边的人,也大多同样的对它们陌生,起码不是耳熟能详,熟视无睹。这样的城市比如桐城,项城。这可是为什么呢?(整段的,绕口)

既没有来自那些城市的亲戚朋友的瓜葛,也没有走过路过她们的地理印记,有的只是理性陌生,但感觉里,又真真的与她们亲切,亲近,好感。以至于每听到她们的名字,就立刻觉来悦耳动听。仿佛有过前世的缘由,因缘?也不得而知。

每每的与之相遇,相遇于阅读,字里行间,看到她们,就驻足,就注目,就艳羡,就流连,仿佛真的那么认识,那么亲切她们。她们?是的,对于城市,我的感觉里一定是她们,而不应是它们。一个城市,若一个容器,不管怎样的方,圆,或者不规则,她里面涌动的总都是人物与事件,除非是空城计了。而容器于我,总又必是女性的,孕育的,这是我私里的逻辑,大约这推理直觉于女人的子宫。

桐城在安徽,项城在河南。我说过了,此二城,并不与我有什么相关,身世,故事,或者熟知,三者与我都不必居其一。但,听来亲切,悦耳。而且,由于陌生,才去——问度娘。才,有了一点点了解。又并不是原来的那个亲切了——桐城派?我只认识一个方苞,姚鼐,间或曾国藩的一点点瓜葛。黄梅戏?只是知道而不是深入浅出。至于项城?就只“认识”个名声差强人意的袁世凯了,(才,又叫袁项城)再就是他的公子袁克定,民国四大公子之一。

思来想去,就通不过自己,总得有个蛛丝马迹吧?我得坦然,是有一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原因吧。比如桐城,是有梧桐树?有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句子?有六尺巷?的因由(倒是大名鼎鼎)。而项城呢,差不多一无所知了,老老实实是因为只记得刚才说的那个“袁项城”的缘故。就同一句“宰相合肥天下瘦,司农常熟世间荒。”的妙语,让我认定李鸿章的合肥,翁同龢的常熟。爱屋及乌?才明白,还不是文人,就早早养了一堆文人的毛病。若东施效颦的笑话。

这样的城市,还如,司马迁的韩城,孙膑的聊城,陆秀夫的盐城等等。以及沈从文的《边城》?(伪命题了,呵)

接下来,再(不得不)说我居住的这个城市——运城。(不然会挨骂的)也的确,这个似乎要后来居上的城市,古时称河东。越来越多的考证表明中华文明的“古中国”端起于古河东。尧舜禹的足迹,夏周商的遗迹,人文景观比比皆是——几乎就是古中国的皇家紫禁城了,或者一出“文化古墓群”呢(竟然)。只可惜历史断层的绵延跨度过大,有点“小蛮腰”两头翘了些,曾几何时的漫漶于无知。如今,她正在脱胎换骨拼命的被知名,根祖文化,盐运文化,黄河文化,外加关公文化等等,号称“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主题公园”。啊呀呀,真真的皇天“后土”了呢。(后土祠也在运城,呵)

她们的特点是大都不那么大,不那么拥挤,不那么为现代元素抢眼,却宜室宜居,往往正是历史文化的后土层。在我的感觉里,她们更像一串历史脖颈处的项链的串珠,偶尔的闪烁,穿越古今,被我记忆。竟又是意识里无法割舍的名字,才想着,什么时候,我能挨个的看她们?如回娘家的女儿。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