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碎银”碎想——  

2015-03-21 15:5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银”碎想—— - 半月莲 - 半夏
 (乌纱帽,两头翘的模样)

 人心不古,岂古我乎哉?就任性的淘得一块碎银把玩,或者当玩物丧志。

看它小巧却不玲珑,无款无押无年无月的可怜兮兮,又流落市井无家可归的情形,就心生怜悯,不假思索的收编入我的古玩系列。再去看,眉心处布满“抬头纹”的小老头样,就想乐,或者是“纹”银的巧合?就有了别一种情调——仿佛看见它“出生”时的热气还在腾腾,涟漪的“水印”纹,正久远的荡漾过来——是在印证几百年的“见你,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的等么?

虽显得小不点的丑模样,却坦荡得惹人怜爱,才,一见钟情,爱,而不释手。

又在猜想着——或者与《乔家大院》乔致庸银库里的金元宝、银“冬瓜”的金山银山有一丝半缕的瓜葛?正巧是热闹处桥段时滴落的一颗“冬瓜”子乎?也未必不是。只是,此刻,见它朴拙无华,一副有它不多无之不少的卑微身份,竟能走南闯北的坚韧幸存到今天,也真是不易,干脆就是为之庆幸呢。不是吗?想想咱大清朝那屈辱窝火的摊场,忙不迭的签什么“京”什么“关”条约,动辄就几百万两白花花的往外“赔不是”的经历,居然没有不幸流失海外,也真是“小瓜子”的万分幸运呢。到今天,且不说物以稀为贵的升值,仍然还是被认可的人民的血汗钱,依旧是响当当的硬通货,再有了一层古色古香的文化包浆,还真一副遗老复遗少的皇族身世的面相呢。

“碎银”碎想—— - 半月莲 - 半夏(小玉出场,匍匐倒地)

 银者,门捷列夫元素表里的重金属之一也。却似生有几分福相,被指腹为亲,成为重金属里的“人样”。或者是它不软不硬,不金不铜,不卑不亢的脾性,被纳入到富贵身份的行列,修炼中渐渐有了不菲的身价,虽然不比黄金灿灿,也算是白银花花了,成为财富的象征,经久不衰。就纳闷,满街的趾高气扬的这银行、那银行的招牌,怎么一律的叫“银行”而不叫“金行”呢?看把金子气得嘴噘得老高,确是有点说不过去了,那么,本着社会和谐的宗旨,精明的大佬们赶紧上奏特批“金融”一词作统领,总算平复了哥俩的恩怨。

只可惜,渐渐中这孔方兄弟被人的势利的根性给被宠坏了,常常欺软怕硬骑在弱者的头上作威作福,才,虽天之骄子却名声每况愈下。“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虽然有点无辜,虽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却不争的事实是——总被作男盗女娼的帮凶,常常被恶搞了人性,卖官鬻爵扮演不光彩的角色。

才,“此地无银三百两”被笑料至今——人们啊,金银者,原本身外之物,原本人类的小丫鬟,却为何总被它捉弄,被它出卖,被它戏虐得找不着北呢。

又想起被岳金霖指认有明显逻辑错误的一句老话——金钱如粪土,朋友值千金。才有“银行如厕所,厕所是银行”的以此类推。扯不清的金银劫啊,还要有怎样的版本推陈出新,旁作人类的笑料?东拉西扯,是为“小瓜子”记忆的延续。

      

“碎银”碎想—— - 半月莲 - 半夏

 (与官银相比的妒忌)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