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夏”之县的惊叹——  

2015-04-22 16:5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之县的惊叹—— - 半月莲 - 半夏

 夏县,算不上中国的古镇名城,也并不以现代元素见著,甚至有点穷乡僻野的落伍的味道。却夏县并不陌生于历史,夏县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使人尴尬的是,在今天人们的眸子里,它的既往的基本成像却只有三条:一、从属于运城市,毗邻接壤于盐湖区,二、相当一段时间是国家级贫困县,省级贫困县,三、传说中“二八一毛八”的原产地,小气的代名词。这三条,一条中性两条贬义。

但如果有一天,历史郑重其事地对你说:眼前的这个夏县的“夏”和平素所说的“华夏”的夏,不仅仅同属一个字,还同属一个意思,同一个表达,同一个来由,同一个渊源,或者根本就是同一份基因呢。尚是因为历史的声音不够洪亮,还未能让你明白,那么我这样说:华夏里的那个“夏”字,指的就是几千年前的我们眼皮底下的这个夏县之“夏”。现在听明白了吧,接下来就看你怎样把持你吃惊诧异的表情肌呢。如果一时还不敢相信,再跟一个疑问:谁说的,如何见得?那么我只好宛然一笑:当真是要固执到不识庐山真面目么。

【史记,夏本记】称“禹封国号为夏”大禹又是黄帝的玄孙,承袭华族,国名为“华”。“华夏”从此捆绑成一个专用词组。

据多方文献记载与相传:夏王朝,建立于公元前21世纪前后,正好与公元21世纪的今天在时间轴上对称。这个中国历史上由氏族社会转型为奴隶主义社会的第一个王朝,这个初见端倪微见明朗的“中国”概念的“夏墟”之地,这个最先把原始的中国划分为九洲的“大禹治水”的始祖之一,这4000年前的大中华的京畿之地,竟然都发生于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夏县?中国上下五千年的东方历史起源,虽断断续续蜿蜒曲折,终又完完整整的保存,竟是由这个“夏”字起头,而链接并沿用到至今。真才是好“大气”的夏之县呵,教人如何不惊叹。

司空见惯,是一种常见的偏执的思维模式,视而未见又是偏执思维里的惯常表现。二者固不同,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即熟视无睹。

用这三个词语只是为了用以铺垫那时我对夏县的麻木,和此刻夏县给我的惊叹。

我还在想,4000多年前,行走在 “夏”的这片羊肠小道的人们,他们无疑是一群智者、慧者和王者之相。这一路走来的蜿蜒历史中,也幸亏有他们以“夏”字起头,才使我华夏民族源远流长一脉相承。溯望时空不仅仅是要感恩,阅读历史也不仅仅是考证本身,而在于在考证过程里的心悸与动魄。能够将以往大脑存根着的贬义的夏县之涵义全部颠覆,而代之以“我是夏县人”的身份的敬畏,是因为如果说500年前未敢肯定我就是夏县人,那么4000多年的血脉相拥中,我们定是夏县族人无疑了。正同三江源细细涓流的滥觞,启动了其身后汹涌澎湃的长江黄河一样,夏之县就是中华民族的总词根,就是黄皮肤一族的血脉源。

够了,仅此足够我们吃一惊,足使我们消化半晌的了。至于不得不说的西阴村遗址,禹王城遗址,东下冯遗址,一如“夏”的历史脖颈上的一串老玉项链,包浆里闪烁着华夏文明的迷离的光芒。

一,西阴村遗址

西阴村遗址,位于夏县尉郭乡西阴村的西北部,遗址西北隔鸣条岗涑水河,东南隔青龙河依中条山,是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面积约30万平方米。1926年10月18日由清华大学考古学家李济主持发掘,遗址内发现有窖穴、灰坑等多处遗迹,并出土各种陶片、石器、骨器6余箱,特别是在遗址中发现了半个蚕茧化石,证明了远在6000年前这一带就出现了植桑、养蚕业。也似乎不约而同的印证了“嫘祖饲蚕”的传说。我国考古专家梁思永先生,在考证了西阴村史前遗址后,深情的感叹道:这些高温烧造、工艺精湛、色彩绚丽的陶器,早在西方造世之神耶稣诞生两三千年前就制造出来,是西方国家在这一方面的工艺技术远远望尘莫及的,由此说来,西阴村遗址的意义是世界级的。

二,禹王城遗址

     人们的常识里,可能知道河南有个殷墟。清末民初时期,安阳的小屯出土,被村民哄抢而四散的龟甲兽骨,也就是后来越来越大名鼎鼎的甲骨文。却少有人知道,在夏县有一个更早于殷墟的“夏墟”,其历史意义不亚于殷墟。那就是禹王城遗址。

禹王城遗址,位于夏县禹王乡的禹王村、庙后辛庄、郭里村一带,西北距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司马光墓约3公里。因夏禹曾在此居住过,故俗称禹王城。据考证,禹王城即春秋战国时的魏国国都安邑城,也是秦、汉及晋时的河东郡治所。
  禹王城遗址共分大城、中城、小城和禹王庙四部分。小城在大城的中央,禹王庙在小城的东南角,中城在大城的西南部。大城形状如梯形,总面积13平方公里。四面城墙皆板筑夯打而成,随地形起伏,外周环绕着护城壕。其架势真似要媲美于明清的雄伟壮观、浩浩荡荡的皇家故宫紫禁城了。经过多年多次的专业发掘发现,它的文化层堆积之厚,历史遗迹之广阔,涉猎文化遗物之宽泛,实属全国之罕有。今天,虽然那些城城廓廓已经化为废墟,但站立在这片仿佛就是历史记忆“存根”的禹王城遗址面前,我们依旧能感到其远古文明气势的逼迫,气息的氤氲浓烈,经久不散。

    好了,关于夏县幽远历史与诸多的传说,关于大禹治水,禹王台望夫,司马光砸缸,道教堆云洞的故事,以及他与安邑,禹都等等之间的枝枝蔓蔓的纠结变幻,又岂是尺牍篇卷所能够承载。

时空浩瀚,惊涛拍岸,斗转星移,岁月悠悠。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4000年后的今日之夏县,似乎流落成一个名不见经传"七山二川一丘陵"的小县城,辖6镇5乡,257个行政村、864个自然村,人口不足40万,土地不过一千三百多平方公里。总似乎无法与曾几何时京畿皇城的繁华,酒池肉林的奢侈链接。却这里千年依旧的“群山无墨千秋画,流水带弦万古琴”景象,和它民风淳朴,风土人情,波澜不惊,优哉游哉的生存姿态,似隐有一种历史的大气象,大宁静,大安详,大幸福。你能说这也是一种落后么。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如果考证无误差的话,坐不更名的惊叹,源远流长的惊叹,不事张扬隐于乡野的惊叹,不在别处,正是“夏”之县的惊叹。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