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表里山河——  

2015-05-29 05:5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表里山河—— - 半月莲 - 半夏

 还是一个病人的故事,但,毋宁说是与一位老人的偶遇。

这天,老人名梁鼎豫,携夫人来门诊开处方。说是测绘队的,就亲近了几分,和我们医院不过五百米的距离。况且,他爱人也是医务工作者,有过一些交往的。

开过处方,本要离开,老人说了一句:黎医生,你文章写的好,我一直都看哩。就更亲近了一层,又多聊了几句,问老人:你也爱写吧,有出的书吗,送我一本。也果然被我说中,他答应,改天捎一本过来。

隔了两天,就有了一本梁鼎豫著的《山河情缘》。得承认,我的确有“惠存”本土作家作品的癖好。以此充实我对作品立体感的无理要求。

无疑,这是本追忆性加自传体的文字,间或,有他专业角度的论文、科普,及生活片段记录。从他这本书里的铺排看,也许是仓促,或者其他,总体描述,归纳,顺序都有点粗糙、碎片、庞杂之感。但,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到,作者对他的专业付之以心血,对文字孜孜以求的希冀,对过往生活以激情,对五味杂陈的社会以热忱,都是那么得饱满。可以说,那些一拥而上的文字,压缩着他大半辈子的日子的汩汩泉流,点点滴滴。

他学的是地质专业,搞了一辈子地质职业,所喜爱的也是地质地理学,所以,才有他的“山河情缘”“访山问水50年”“山水欢歌”等等的心路。虽然,他的生活一路走来,总体平坦,并无小说题材里的跌宕起伏的情节,应该说是他的幸运。老人出生于江苏,16岁考入地质部所辖的“南京地质学校”,踌躇满志载歌载笑的青春年华,与祖国解放初期百废待兴的召唤不谋而合,难道不是一种大幸运么。所以,才有他暮年的“发已千茎白,心犹一寸丹”(宋,汪元量)的感叹。

但,人生怎么会平坦到没有一点点遗憾呢。可以说,不期然的一个硬伤,留给我们的主人公一个一生的遗憾与愤懑——他废寝忘食,心血积累,集腋成裘的20多万字的专著《地名学基础》竟在邮寄中,被毫不留情的丢失。真真的咄咄的,千古奇怪,痛心疾首,情何以堪。

那是1983年的事了,1984年追索无果,他便投稿山西日报“邮政怪事”反映他痛失书稿的无奈,报刊还为他的文章加了编者按,后文汇报又转载并再加编者按。这不能说不是他这生的无法承受之重的一页了。

也没有百度,后来,有没有人续写一部有关“地名学基础”的著作,如果有也就罢了,倘使没有,也真是空白得让人无言以对了。

再看他的专业所述:“地质学与地名学关系简论”——应是他的地名学基础的残篇。“地名与矿产”——发表于《地球》杂志1988年4月。“谈谈阴阳地名”——依据“水北、山南为阳”的古代尊法,一些地名便内涵着地理位置,比如洛阳——洛河之北;衡阳——衡山之南:沈阳——沈水北岸等等,成为常识。

呜呼,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人与自然,表里山河,又恰似一叠或褒或贬的比喻:如蜂痴蕊,蝶恋花,或是土拨鼠的春天,也或者如汪峰的歌: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将在这里死去。。。

如此,落在梁鼎豫老人的书的封底的,我的习惯性叹息,不知是否认同。这里,也只好预支一句虚伪的抱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