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唧唧复唧唧——  

2015-06-30 21:5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唧唧复唧唧—— - 半月莲 - 半夏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如果说《木兰诗》里的织布机,携带的是一个古老传奇,而几千年,唧唧复唧唧的,手工的织布机,于中国的母亲们,也近似于女性们芊芊指间流芳的,一首延绵不休的生活史诗?

所谓衣食住行,衣服从最初的防寒遮羞之用,到至后的越来越妆饰、唯美之功用,成为人类必须之首,自是有它的一番道理。而至古的男耕女织的思想沿袭,加上母性的仁慈,仿佛谁人的衣不裹体,都似乎是女人们的一种羞辱,所以,曾经的记忆里的纺纱车啊,织布机啊,就是她们一辈子扯不断的生死疲劳。

还影影绰绰的记得,小时候,我们兄弟姊妹几个趴在油灯下做作业,母亲则在隔壁的另一盏油灯下的织布机上,传出的唧唧——唧唧——之声,撩拨得我们几个心痒痒的。常常是潦草的做完作业,就跑到母亲的织布机旁,看她怎样去,灵活的,手脚并用左右开弓的,像驾着一台梦幻之机的神圣感觉,又被那经纬交织,云丝缭绕,上下翻飞的丝与织的神奇换算,有时忍不住了,就伸出小手去,摸摸这,动动那,直到摸到不该摸的地方,被母亲喝声止住。最张扬得意的是,趁母亲不在家或者其他忙碌之隙,一个人悄悄的坐在那织布机上,模仿大人的动作,一显身手,而其结果可想而知。

何以就突兀的记起纺纱车、织布机了呢?呵呵,一切皆因昨天在地摊上发现了一个很是小巧精致的织布梭子。但见它一扎长(手撑开的两端的距离,约20cm)的身段,通体酣畅溜光,据推敲应是枣木质的,凑巧的半褐半淡两色,泾渭分明,应为心、边交接处取材,才恰到好处的对比着,煞是养眼可人。发现它的那一瞬间,一见如故的感觉,似乎要从此爱不释手呢。

而三字经里“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的句子,一代一代的告诉我们,学习不能半途而废,用功不能半途而废,做事不能半途而废,做人不能半途而废。若半途止,则全程废,若半途废,无异于断了那辛辛苦苦的织布,毁了那至初的愿望。

那么,时光如梭,的成语中的“梭”字,也应是织布梭的形象引申了?才由我们的人生,匆匆,而丝,而织,而匹,而殆去。

呵,小小一柄谁家的织布梭,曾经是怎样的织娘的纤手巧弄,如今再流落到我的眼前,虽算不得慧眼,也还是读得出她几分欲说还休的内涵吧。而明天呢,明天之后,渐行渐远的纺纱织布手艺,会不会被我们的后代,作“笑问客从何处来”的表情状?

“一经复一丝,成寸遂成匹”。被这小小织梭幻觉牵引着,或者时光的穿梭,或者岁月的滑腻,或者记忆之太息。又是另一番人生的妙不可言?

唧唧复唧唧—— - 半月莲 - 半夏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