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捡漏——  

2015-07-10 06:2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捡漏—— - 半月莲 - 半夏

 在古玩的行当,总免不了生一些“故事”出来,真真假假反反复复的激荡其中。

被品咂得美滋美味的响声来,可口可乐,也仿若天空飘荡的彩云,虚实未知,却总能引来抬头者无限想象的色彩。而这些故事中,以“捡漏”的段子最为惊险刺激,听起来真切趣味,十足的过瘾。

鄙人初涉收藏,虽然也有过短暂捡漏的心理体验,却大多够不上真正的捡漏级别。只偶尔小小的意外小小的惊喜罢,或煞有介事的虚惊一场了事。原因自然很简单,尚没有练就一双甄古识漏果敢捡之的慧眼。

但是,就是在昨天,我亲历了一场别人捡漏的场景。到现在,也似乎还有悸动的余威,或者说激荡之后的回荡。不妨说给大家一听。

下午无趣,就凑到古玩街几个侃爷的茶桌去,听他们说天书。正七嘴八舌的没有话题,过来一玩主,拿出一巴掌大的墨盒,往茶桌上一放,这就是出了个题目。

“这个,大漆墨盒,木胎,漆雕,功不错,还有款,小巧玲珑的。不过近来,漆器好像不上价。多钱来的?”一玩主,一边对镜端详,一边开腔定调。

主家说,你猜。

另一主伸出右手,撑开五指:这个吧?

主家说,猜对了,五百。不愧为鹰眼。

“哪里,小董的货,昨天,这个数从侯马摊上弄回来的,他向空中伸出三个指头。”

——挣呗,还能不让人家挣个油钱。

十余分钟的沉默,除了喝功夫茶的滋滋声。

“唉,你看这几个字,挺漂亮的——培基购于新都。新都?是哪?”

“新都?好像民在国时期,北平有一段叫新都。当时,南京叫京都,重庆叫陪都。”我卖弄似的,插了一句。

“这么说是民国的了。唉,这培基何许人也?”有人接话。

“查一下。”

主家亲自动手开始摆弄手机。少许,只见他一声夸张的尖叫:天哪,易培基——

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湖南省善化(今长沙市)人,1880年2月28日出生。受过良好教育,毕业于湖南方言学堂,曾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参加武昌起义,曾任中华民国副总统黎元洪的秘书。1925年10月,故宫博物院成立,任理事兼文物馆馆长。。。曾与毛某某过从甚密,一生购藏颇丰。。。我的天哪!

刹那,大家的眼眸被统一调节似的,随着那声尖叫和结结巴巴的朗诵集体聚光放亮,朝向那个摇身一变的墨盒。不用说,主家更是喜出望外加喜形于色,看得出,他放大的表情,真实流露得有些轻微的失态状。

——这就是传说中的捡漏吧?

——对,捡漏,捡漏。好玩极了

——这下五百得再加一个零了。  

——当然,当然。

——这一会,心情好吧?

问这话的时候,我同时想起了范进中举的片段。

——好,当然好。

然后,是集体十余分钟的“无线电静默”。除了喝功夫茶的滋滋声。

这静默,是留给“羡慕嫉妒恨”的阶梯流程的发生吗?

最戏剧的是,墨盒的前任“小董”溜达过来了,见大家朝着他统一“围笑”过来的的表情,让他蹊跷而不安,憋出了了句半脏话——都吃了喜娃妈的奶了?

又引来一阵统一的大笑,笑而不语。极富杀伤力的笑而不语的余热下,结束了这场捡漏的直播。

捡漏,对于收藏,可谓妙不可言的现象,对于收藏玩家,也不可谓不是最激动人心,激发心跳,惊心动魄的幸事快事一件。又不是简单的意外惊喜,“漏”者,一定是在捡者眼里有一定的分量级,又之前未被识破、发现身份的藏品。而“捡”者,也应是有一双慧眼,或者练就火眼金睛的本领者。所以,具备了这两个必须条件,才可能发生捡漏状况。捡与漏,可以是纯粹的缘分,又不是简单的缘分现象,所谓机遇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

捡漏,似乎是一种运气,又似乎更是一种境界,对于痴玩的人们。

一首老歌说“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是也不是”。关于捡漏,和它的故事,也大抵如此?就无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