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纸上江湖——  

2015-09-20 04:0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纸上江湖—— - 半月莲 - 半夏

 某一天,想,生活或者日子,乏味而且雷同乏味,若年久失修的胎带痨病。如果说,温水煮的是青蛙,那么温饱,煮的是青蛙王子么。真的是始料未及的一种疾病,温饱癔病?

那么,那些当年的饥饿记忆呢,当年的打打杀杀,恩恩怨怨的江湖呢?没有了江湖,理应就没有了江湖义气。当然吃吃喝喝的“伪”气还是有的,正如“伪”江湖总还是有的。

眼见着,成片开发的痴玩手机,见着不醉不归的架势,见男女温情纠缠,拿钱买醉,以及购物癖,偏执狂,疯疯癫癫的不知所以。这些温饱下的新常态,便是今天的江湖吗。

“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他们拼命的看电视、杂志、广告、畅销书,为什么,为的就是想听别人告诉他们到底想要什么。”——电影《麻将》的一句台词。

如果,真是到了习以为常的地步,谁还能幸免呢。却不忍卒读,只去教化自我,或者咀嚼寂寞,或者浸淫文字。这,算是个什么状况呢?琢磨须臾,杜撰了一个词——纸上江湖。

这不,网购回来张伯驹的《云烟过眼》王世襄的《锦灰堆》苇岸的《大地上的事情》张定浩的《既见君子》再加上年订的《散文选刊》。正好四菜一汤的标准餐,不节俭,不奢侈。

就如临其境了——真有点可惜这民国四大公子之张伯驹了。三朝臣民,半条命运,堂堂军阀旅长,忽然爱上收藏,原本无错,以及与潘素的传奇恋爱,一切倒是符合公子脾气。善良而单纯,民族气节血统纯正。可惜成也萧何败萧何,一点点不谙世故,一点点童心未泯,浓得化不开的古玩情结,落到喜忧参半。也还幸亏,人生两端,中间走背字。注定,成为铭刻于历史的人物名词。

而王世襄,也是个一言难尽的另类人物。燕京高材生,京城第一玩主,文博大家。。。别人是玩物丧志,他却玩物成家——蟋蟀、鸽子、大鹰、獾狗、掼交、烹饪、火绘、漆器、竹刻、明式家具等等。这些大俗的东西到他手里就变成了大雅,活脱脱一玩主,一辈子都在插科打诨似的,无所不“玩”其极,的结果,抢救出一大堆濒临灭绝的中国传统文化——锦灰堆,锦灰二堆,锦灰三堆,锦灰不是堆。。。真正的著作等身。单只《明式家具珍赏》一本,就恒久的耀眼古今中外。也是百年内空前绝后的人物了。

再又是《大地上的事情》中国版的《瓦尔登湖》真正的《麦田里的守望者》。这个天性崇尚“土地道德”的年轻人,当今人群罕有的素食主义者,却内里老气横秋,有点反现代文明的嫌疑,主张绳床瓦灶,天闲日永,“每星期要有一两天劳动,与大地亲密接触”。倏忽的让我想起甘地的——“每周要有一天不说话”,一句都不说,以沉默沉淀内心。一个是土腥味的土地,一个是形而上的土地。因此,他的文字干净整洁,鲜有现代文明的污染。当下流行的病态写作,病态文字,与他无干。可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信天游的手法,谈古论今,撒豆成兵,抑扬顿挫,一种随性钩织的纺品。随性?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庖丁解牛式的随性,随性在娴熟。“安得促席,说彼平生”,才《既见君子》。

如同吃着独食,四菜一汤,左一筷右一盅,没有戒束,不管吃相,只管胃口,口味里裹着亢奋。终了,一个饱嗝,却食古不化,生得一伪命题——那么,作者的他们,也必然的有乏味的雷同的生活吧?又是怎么处置?难道,寂寞深了,耀眼极了,就似乎虚化了,自然忽略不计了?也真是,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日子,的本来面目,总都是,忙着生,忙着死。既不能改变,也只好适从。面对眼前——数字化生存,游戏化生活的琳琅满目眼花缭乱的各式文明,以及恩恩怨怨的江湖,也只好犹抱琵琶半遮面,踉踉跄跄的“从良”了。

却内心里只愿(只好?)抱残守缺的活法,流落于式微的纸质的江湖,百无一用。阅读,品咂,怀旧,如同念起我的远房亲戚,或者终老此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