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又见落叶——  

2015-10-01 18:3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落叶—— - 半月莲 - 半夏

 昨晚,一场不期的暴风骤雨,像一个闪电战,沦陷了眼前这座小城。我固然亲临,又幸亏驾车躲过。今早,就见了分晓,大街上,一地的落叶,屠城的记忆,一片狼藉。黄的法杨,青的女贞,硕大的泡桐,细小的柳叶,一律的匍地称臣。

又见落叶,虽然,也一地的阳光了,似要补救什么,又分明是孩子们玩的欲盖弥彰的小把戏。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此消彼长的本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也应是有一点点预料的,却眼眸,还是生得一丝惊讶,或者还有自心里的些许?昨天还好好的,有说有笑的它们,今怎么就阴阳两隔了呢。心里这样的想,又自觉得矫情得离谱,悲天悯人的书卷气。并没有吃斋念佛,心,何至于如此的善念,如此的脆生,怜香惜玉呢。

小聪明的,也只怕是触类旁通的缘故罢——想着了,我的秋天残棋几子?想着了,我的年轮余额几分?想着了,我的“长亭更短亭”的人生?同病相怜的,我的绰绰有“余”的五十年龄。不禁好笑——一枚落叶就一塌糊涂了一个秋天,一个回眸或者击败一个英雄气概。

才相信,这世上,所有的欺人都是自欺?所有的多情都是自作?,所有的怜惜都是自怜?所有他爱的都是自恋?

又念起这几天枕边的一本书。这一地鸡毛的,丢盔卸甲的眼前,如果被,苇岸,看见了,该是怎样的一份心疼呢。这个痴爱大地的现代人,这个素食主义的年轻人,这个童心未泯的已故之人,这个《大地上的事情》的作者。他就是一个会思想的土豆,怀旧的地瓜?或者麻雀——如果每个人都有一只鸟的话,即便是一千次,我也会选择麻雀,麻雀是我的灵魂之鸟。真是个,虽然有着翅膀,却一辈子离不开大地的雀鸟。

清晨,陪伴落叶而来的,除了稚嫩的阳光,当然还有习习的风,和着一点点冷。阳光固然值得歌颂,那么,习习的无影的风呢,也一个无色无味的魔术师?与水,与空气,与思想,与爱恋,哪一个是人类可离异的。它们,也恒久的构成人类的襁褓吧,却人的自私,又何曾心底里善待过她。这些大约就是只喜欢农业文明而排斥工业文明的,苇岸,的心思吧。

一点点冷呢?嗤嗤的风巷里,一个电动车迎面过来,小伙子骑着,脸上却多了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的,正捂住小伙的鼻子和嘴,不用说是遮挡风寒的。应是一对小夫妻吧,就感动,就若看见了一个和美幸福的小家庭,想见了一副清纯唯美的画面。

而大街上的落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扫就扫走了吧,何以连夹道树花带里根处的落叶都要收拾得几净。难道没有听说过“叶落归根”的成语么。一直不曾想明白,城市的管理者,怎么就反而喜欢“矫枉过正”的成语呢。真是个纷繁道场,各色人等的世界。

浅浅的怜惜,深深的沦陷,被这落叶诱惑着,思入泥泞,语焉不详。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