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铜马瓢——  

2015-10-29 18:2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铜马瓢—— - 半月莲 - 半夏

 几天前,在地摊上偶得一旧的铜制马瓢,就一念间的喜出望外。想应是激惹了蛰伏在记忆里的某一个图解,“原来你也在这里”才这般的欣喜。

马瓢,又可作“马勺”称,却依我们那儿的土话,还是叫“马瓢”的带劲爽口。作为一种古老的舀水的工具,它的来历,也应是源远流长到孔子时代了吧。才有“一箪食,一瓢饮”的禅意。而今却有渐渐被花里胡哨的缸、杯后来居上。现在,城里几乎是见不到了,偶可在偏远一点的乡下,他们的厨房,或者残破的马厩撞见。挂于瓮沿上,或者随便扔在灶台,灰头土脸,锈迹斑斑,一付空悲切的怨女模样。

这是必然的。当自来水潜流中向着生活的犄角旮旯里延伸,当牛马驴之类耕畜的退耕,换之以变形金刚,以及米缸面瓮的闲置,一些曾经耳鬓厮磨过的相伴行物件,便随之树倒猢狲的散去。又当农耕社会之链的断裂,曾经的粗犷生活,转向所谓城市化的精细生活,远离故土,大地,自然而然的趋向,就一切皆归“超市”的理念了。一若洗衣机的跟进让用了几千年的搓板、棒槌退出,计算机电脑的普遍使几千载的中国之宝贝——算盘,黯然退场,才那时的庞杂的什么电子管,什么晶体管,统统逼仄成“方寸之间”的集成板,密密麻麻的的数字成不可捉摸的思想。迅疾的技术革命之下,传统被一点点土崩瓦解甚至黑白颠覆,让人的生存的过程简而又简,短而又短,3D打印机一般“活着”的方式。可怕么。也其实,若搓板,算盘之类,已经成为今天的小孩子们的“猜猜看”的选题了。难怪,现今的人人都在吐槽:伤不起。

所以有观点说,是懒人社会促进了科技的发展,想想也是,懒,不正是人类退化的总开关么。当,叮当作响的铁匠铺,铜匠、银匠等等这些纯手工的,根源性萎缩或者消失,相互影响着,下游者自然枯萎去。伴随着的,那些同样叮当作响的趣味,自然地,拂袖而去。

但根据楞次定律,人们的记忆可能会延迟,再延迟,一步三回头的恋恋不舍。比如现在的我,总觉得那马瓢,就是个同样集成着诸多思想的东西,至少是有相当时期智慧的集结,不然何至于作为一个如此的彩色词根,卷缩在我的记忆犄角旮旯里,经久而不离不弃。

那么,就回过头来,仔细端详这个铜马瓢的俏模样吧。分明,那美——就在广阔的圆润之际,在半圆的天穹之想,在握柄的舒适之度,在柄尾处的悠扬的巧翘,在通体的一蹴而就的浑然,仿若少妇的脊处,滑腻而下的胴体呢。除了如此一见如故一见钟情的欣喜,此刻,还有什么可抗拒的美妙的呢。

铜马瓢—— - 半月莲 - 半夏

 锅碗瓢盆?想那史上第一个能把葫芦一锯两半的人,定是智慧者的偶然的智慧,也应是懂你的必然的美学家吧。而它的不倒翁原理,它的“海量”存储,它的冷热不拒,自甘寂寞的定力,也应是别一种品质吧。以及铜匠手下千锤百炼的铿锵洗礼,不也是一份古老的拟人化的意志么。

“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铜马瓢,给我重又“安得促席,谈彼平生”于颜回的快哉,虽然这快乐可能是短暂的。

喜新不厌旧?或者命里,我注定是个不折不扣的不甘寂寞的混世的嘴脸。至于马瓢脸谱的演绎,不在此列,又是别一台人生大戏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