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我的“长物志”——  

2016-12-31 06:4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长物志”—— - 半月莲 - 半夏

 崇祯七年,几近明朝的尾巴,名士文震亨撰写了一套“闲”书,名曰:《长物志》。却赫赫有名到至今。

之所以说它“闲”,是因为其文以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山水草木、把玩品鉴,身边琐碎等等为材料,由日常生活民俗异趣所生成的文字。点点滴滴,悉悉索索,却是通俗而不流俗,细腻而不繁复,十分的劲道精致。

感叹之余,难免引火烧身:自己的“长物志”呢?我确实有引火烧身的毛病,只是这次有点心虚,是否在傍大款靠近乎,或者赝品之嫌?似蹭似揩不言而喻,却又心里纯纯的向之往之,想来也并未见得有大危害,就不妨直白的键出:我的“长物志”。

 是一次偶尔的兴起,恋上这个已经几乎是要全身而退于历史舞台的,只存摆设价值怀旧意义的那时的实用器:中国算盘。感觉它是仅次于仓颉造字的又一大中国发明,是当今计算器的鼻祖。功用了几千年,摇身一变,华丽转身成为今天的“电子算盘”。于是乎寻觅、收藏、玩味那些宋元明清的大大小小的红橙黄绿的老算盘。一时间万千宠爱于一身,痴迷了好一阵子,直到家里被堆积成丘泛滥成灾了,才渐渐冷却了兴致归于理性,真真切切的过了一把所谓收藏的瘾。事实上,我发现如我者恋恋不舍收藏老算盘的痴癫者并不在少数。能从它身上寻得什么东东?回味曾经的旧时光么?我晕。

接着又是瓷器,是坛坛罐罐,陶泥瓷釉。到代?赝品?成化?清三代?青花?珐琅彩?老窑?刀马人?等等直到杯盘狼藉,一塌糊涂,不可开交。虽是爱怜依旧却又难免纠结。按马未都的说法:人类的每一次进步,都给容器有关。竟原来骨子里镶嵌着人类原始文明的记忆么?我把自己凌驾了一回。

再又是家具,所谓的明式家具,晋作家具,苏制家具,姚黄魏紫的一大堆,并没有鲁班基因木匠嗜好呀。却似中了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的毒,厚古薄今,摹古守旧,一股脑的往家里塞各种各样的桌椅板凳,弄得给旧家具店似的,开到荼靡,还不住手。

再又是马灯马瓢马镫马刀,是木心“从前慢”诗里的好看的金银铜铁锁,是玉石玛瑙,是文房四宝,是琴棋书画等等,美名其曰:杂项。哈哈,大约是收藏的初级阶段吧,可这“段”也够漫长了吧,什么时候才升级呢?不知道。

知天命的人了,如此任性,如此不可理喻的行迹,中邪乎?毒素反应乎?或者赝品的“千手观音”,怎么剁也剁不完的伸手?真逗。迷茫之至,就看到了崇祯七年的《长物志》,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长物,本乃身外之物,饥不可食,寒不可衣。然则凡闲适玩好之事,自古就有雅俗之分,长物者,文公谓之‘入品’实乃雅人之致。”却原来古今通吃的,竟只一尾“闲适玩好”的毛毛虫。

而近现代中国的文化土壤,也似乎适宜生长“长物志”的植物。若梁实秋,周作人,汪曾祺他们,以及近来读得《九片之瓦》的作者冯杰,《不知味集》的胡竹峰。虽是吃是喝是玩,被他们消化吸收之后而成为一篇篇五香味的美文。

“弄花一岁,看花十日。”燕闲清居,茶余饭后,闲情逸致,便剩下精神的艺术的心接神游的需求了。也大约同样是他们的“长物”因由吧。不过,只是人家是够“长”,我只是够“乱”,修行不够,自然是不够“长”了。

又觉得,虽然看似琳琅满目的世间,实则家徒四壁,别无长物者。这又是如何说法?灵魂的空虚,人性的孤独罢。就不得不小小怪罪一下上帝造人时的疏忽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