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癖,为何物?——  

2016-12-04 17:2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癖,为何物?—— - 半月莲 - 半夏

 人活着,吃喝拉撒睡是必修的功课。这个科目过关了,就可能无事生非,时不时弄出些响动来,以生成“情趣”各种的效果。杂艺、乐趣、心爱、艺术、文化等等形而上学的复杂的心理活动,即精神层面的受用,或者白话:吃饱了撑的。

爱好,痴迷,把玩、成瘾等等罗列,只要不伤大雅,不杀人越货,个人行为,则未尝不可。如果粘上了名人的边,就更加出彩,更有“情趣”之效果,或者冠之以“高雅”谈笑于社会。不妨举例说明。

东晋名士国之书圣王羲之,书法之余不知怎么的,就爱鹅成癖了,一次,得知山阴道士养得些名贵之鹅,待价而沽,且放出话愿拿王羲之的字交换,也其实是引诱王佑军上钩,王闻得,便迫不及待顾不得身段,以给人家书写《黄庭经》为条件而成交,获得宠爱,欣喜之至,笼鹅而归。被后人作《王羲之观鹅图》绢本流传,与爱菊的陶渊明,《爱莲说》的周敦颐,梅妻鹤子的林逋,共称为“四爱”,传为美谈。

无独有偶,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字子猷,也酒足饭饱闲得发慌,恋上竹之“气节”,以致爱竹成癖,行为偏执。一次,王子猷旅居暂借住别人的宅院,下车伊始就指点家人挖坑种竹,朋友劝阻,他却振振有词:何可一日无此君!

再就是北宋书画“四家”之首米芾爱“研山”的故事。研山是一块天然山形之石头,被巧夺天工制作成一方砚台,神形兼备,成为不可多得的奇石巧砚,为南唐后主李煜把玩过的旧物,却斗转星移被“米颠”撞得,一时狂喜之极“抱睡三日”,且即兴挥毫,留下了传世珍品《研山铭》。

明朝散文家《西湖七月半》的作者张岱有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似乎一语中的杵到了人之精神的软肋,捅破了人之心性的一层窗户纸,亦可见人的本性之孤独。杭唷欸乃,或移花接木,或托物寄情,睹物思人,能有他乎。

癖者,介于瘾疵,或者近于痴迷?三者均罩以“病”字头,褒贬之意一时难于拿捏揣摩。却应是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病症。癖,偏向极端?痴,倾向醉态,疵,也或者瑕疵?小毛病了。

却为什么说,无“癖”就没有深情了呢?癖,当是个性之极端,率性之暴露,无个性只好柔若无骨平平庸庸;又无“疵”就没有真气了?疵,当是瑕不掩瑜之意,无疵之完人,世上有乎?当是仙人了,自然就无法真人真气了。

那么,庸人之癖呢?

比如,过五望六之我,忽的“赤壁怀古”喜欢上故物旧念,床头枕下,尽是些偷偷摸摸得来的模棱两可的老“玩具”,不务正业,却爱不释手,不亚于米芾的“抱睡三日”。于别人可能是古玩,于我只是个怀旧情结。如此作“癖”虽不能攀高雅,却是真性情无疑。

“古玩,成人的玩具”,虽说是人自有心性,总又似另有一份玩偶,信服也。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