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夜雨与新绿——  

2016-04-09 06:1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夜与新绿—— - 半月莲 - 半夏

 一夜的清雨,滴滴答答,淅淅沥沥,洒向小城,洒向失眠。也洒在春天地界儿,洒在清明的时辰,洒在寂寞人的心田。

才,被叫做春雨么?由我们萌动,念兹在兹,丛生些许别一种情绪。这春雨,若是滴落到唐朝地界,落到诗词的文字堆里,或者能换得几瓶酱油醋?或者拿到酒肆里推杯换盏?也未可知。

就以为,不过是城里人太安逸,幸福过了头的缘由。一点点大自然的风吹草动,便“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哼哼唧唧,无病呻吟。那么,就若这场突如其来的春雨,也难免会惹出些无厘头的闲愁吧,生姜大枣一般,成喜怒哀乐之情绪的汤药引?只差鲁迅笔下的“吐半口血,被扶伺着,阶前看秋海棠”的雅事——大约就是城里人流行的精神生态之现状罢。

却,我错了。清早起来,当我迈出门槛,向上班的路上,一个抬头,顿时的惊诧:满眼的新绿呵!前两天还刺刺芽芽,稀稀落落,羞羞答答的树梢,一夜之间就换了个天地似的——几行夹道的法国梧桐,满枝头的鹅黄绿翠。咋一看,初初张开的新叶,若一枚枚栖枝的青涩蝴蝶,疏疏离离。远一点看去,则作一团团织锦似的妇女的绿围裙,密密匝匝的缭乱。再辽远一点,就是莫奈油画里的烟霭幕布了,云蒸霞蔚。间或有插队的柳树,描得浓浓淡淡的柳叶眉,又洒些昨夜的香水露珠儿,一个个初春的“面模”似的,张张扬扬。又似弥漫着一股嗅觉里奶香,一派生命的重启,积极向上的气场。又有些早熟的杏白桃粉的掺和。这初春的,不是招摇也是招摇了。

陡然被征服的感受,内心骚动。忽然明白——那日的夏花,为什么开得匆忙而绚烂,隔夜的秋叶,为什么枯黄得大义凛然,以及严冬肃杀冷漠得决绝。这所有的节拍,不都是为着铺垫成全另一场初春的新绿么,或者一个彻彻底底的清场呢。

“前日萌芽小如栗,今朝草树色以足。天公不语能运为,驱遣羲和染新绿。”

细细想来,新绿如此,人生的我们,何尝不是如此。就算你是一路高歌,高潮迭起,却,繁华之后,下一个情节,不还是要回到为之铺排为之清场为之沉默的原点么。又胡思乱想,设若一千多年前的李白长能寿不老到今天,也或者会因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诗句的混搭,而害臊,为如此的“江郎才尽”而死于非命吧。再比如被捧在人生手心里的幸福,谁都想着凭一枚草戒指,凭着一时的热血沸腾的海誓山盟,而期冀饱有一生的幸福。却其实,幸福更只像掰玉米的熊瞎子,能夹在胳肢窝的也只是轮换着的一穗,两穗。大多时间,陪伴我们的仍旧是那份彻头彻尾的寥寂和清苦的心。

这世上岂有一劳永逸的幸福?公主脾气,性情不稳,或者是一瞬一刻,或者是半晌,是马上的事。绝不蒙混,作过了保质期的饮品。即便真的有了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一份,怕也是假想的强迫症,索然到无味。世上的事,猛烈或者悠长,二者必“只”居其一。幸福也难例外。

新绿,或者与阳春三月画笔有关,或者与隔夜的那场清雨的暧昧有关,那么,是否与那场清明时节莫名失眠有关呢?像洗干净了的城市的灯火,髹漆的光亮,一时无法熄灭。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