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如坐针毡——  

2017-12-18 13:54: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坐针毡—— - 半月莲 - 半夏

 出差归来,被大巴扔到郊区的半路,打电话给家里,却说,今天限号,坐几路车就能到家门口,而且这几天所有的公交都是免费的。

呵,这样啊!才几天,家乡的变化就这么大么。仿佛我一转身就成了桃花源的村民,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

那么,就按她的馊主意吧。嗖嗖的冷风之下,屁颠屁颠的找到公交站牌,还好,没等几分钟,就有一辆公交过来。嚯,人可真不少啊。被推搡着上了车,立刻入了饼子夹肉的案板上似的,被夹在过道的人群里,动弹不得,后悔都没得及了,直想到印度式的“外挂”了。就顿开茅塞了疑惑我半个世纪的描写旧社会的成语: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司机还在嚷嚷,往里挤挤,让我把门关上呀。我心里却在说,赶紧开车吧,摇一摇或许能松快些?

挤归挤,却不会挤伤脑子吧,留下个什么后遗症,才冒出怪怪的一个念头:公交车怎么就不限制人数呢?不存在超载么。难道是这个剩之不多的“公”字在作祟吗?唉,可能又是中国一特色吧。是否还有可能越挤越聪明的现象呢,不然脑子里怎么能又蹦出一串串奇异的联想:制做沙丁鱼罐头的现场?现成的食材有了,臭烘烘的鱼腥味也有了,再浇点豆汁什么的,不就成了么。而且已能感到头顶的空气开始稀薄了,如果大家再努一把力,每人多吸几口,我看抽真空的步骤都可以省了。

还好,最最“挤”不可耐的时候,到一个大站下去了一拨,松快了些许。而且运气也来得忒快,“你坐吧,我下站下。”被我用余光扫得无地自容的小伙子,居然站起来让座位给我?好极了。

却坐不到半分钟的光景就发觉:有毛病,这是个坑。有了座,看上去固然是美,却面对着还站着的黑压压的信众一般,仿佛做错了什么事,我成了千夫指,被眼光谴责着,众目睽睽的鄙视之下,羞愧难当。也忽然了悟一个现象,刚才所有“坐着的阶级”们,要么被手机粘住了,要么眯眼假寐,要么强扭脖子180度都要脸朝向窗外,一律的麻木不仁状。

现在该轮到我来选择了,心里盘算从三个“要么”里选哪一款?却又想到已是知天命的老头年纪了,被让座也还能说过去,况且我的头顶也早已是花发如堆雪,便又心安理得。却这种心理维持得很短暂,想到常常被同事夸“细皮嫩肉”,会不会被怀疑我是少白头?。唉,千万别让我再让我看见个“花甲”,或者古稀之年什么的,就彻底崩溃了。就下意识地用余光扫视了周围,还好,差不多吧。坏了,人缝里露出个抱小孩的中年妇女,再看看我两边的年轻人,一个假寐,一个盯手机目中无人,不由得我就自动启动了如坐针毡的模式。还真不如别有这个位呢,就一鼓劲,对带孩子的妇女说,你过来坐吧。人家却不买账:不了,下站就到了。坏了,东张西望之间,隔着两三个身位,又闪出一个老头儿,起码有六十好几了吧。让还是不让?

干脆,站起来得了,爷受不了这份洋罪。谁爱坐不坐,我是不坐了。

又回到饼子加肉的状态,回到了“站着的阶级”,心里反而舒坦了些。就明白一个道理,有时看是站着的姿态,心却是落在实处,坐着的时候,心又是悬着的。站与坐,只是屁股的问题,落与悬,却是心理的卡压承受。便衍生出若老舍所说的一段经典:一个社会就像乘一辆公交车,有座的,赞同维持现状;无座而站着的,却嚷嚷着改革,要求改变现状。

唉,记得以前没有这么挤啊。忽然就明白了,都是免费坐惹的祸,小康社会了,谁还掏不起这十毛钱啊,免什么费呢。又推想到,是限号让政府不好意思了,便玩了个把戏,也算是关心市民采取的惠民措施吧。可是,限什么号啊,pm2.5怕什么,再给每个市民发一个免费的口罩不就得了,还又是一项为民服务的正能量呢。

呵,我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