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锔钉52——  

2017-03-19 17:5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锔钉52—— - 半月莲 - 半夏

 

朋友投我所好,微信里亮了个青花瓷的残器,一个康熙时期的碗,问我要不要。

碗的长相如何,且无论,只它上面的锔钉,数一数,洋洋洒洒的52枚,就够“受”的了。当即回复:要,当然要。

乖乖,52个锔钉,星罗棋布于一个不大不小的碗上,简直是“王麻子”的鼻祖了,如此夸张,如此不堪重负的沧桑,成何体统,还有王法吗?呵呵。所谓世上之事物极必反,正是这被遍体鳞伤,满身的补丁,九死一生的经历,使得这只普普通通的瓷碗,成了我眼中的“金贵”。不敢想象,它能从清康到今世,跌跌撞撞的一路走来,真可谓化腐朽为神奇的典范了。可怜巴巴,有时恰恰是一种履历的财富,能活到今天,定然,这背后还搭上一只上帝的左手,才可能。

拿回来,清洗干净,翻过来倒过去,一阵把玩,乐不可支。忽然发现翻扣了这碗才更有意思,第三只眼里,简直就是个浓缩的天域苍穹了,繁星点点,影影绰绰,明明灭灭,不就是传说中的小宇宙吗。也正是这藏品之奇脉奇穴点所在。

锔钉,土话“巴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远,什么年代始呢?应该铁器与瓷器相遭遇的时候,便诞生了“碗儿匠”,便有了这门传统的民间手工艺,有了所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的典故。小时候,乡下没有多少玩乐,遇到货郎担的,锅罗锅的,钉疤碗的,锵菜刀的,杂耍猴子的甚至收破烂的都要围观,稀罕,看西洋镜似的,满心欢喜。人之初,是通过他们而认识真切了这个世界么。

如今,无数个天翻地覆日新月异之后,再去回味这穿越而来的稀罕物,他乡遇故知一般,不能说不是一种喜出望外的人生快事。人就是这般怀旧的复杂体么?

再去看这个锔钉52的布局走势。顺着碗的裂痕方向,七歪八扭的蜿蜒,枝枝干干,依逢而骑,铁嘴钢牙,一股子不依不饶,不见不散的味道,又一截截,一对对的序列,让人想起医学里的基因,印记了他的来龙去脉。却发现这52枚锔钉又有三类之分,铁钉,黄铜钉和紫铜钉。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难道说,在它的身上至少发生过三次革命,三次浴火重生么。

那么,这身世几重意思呢?我开始“罗生门”式的猜想臆断。

咣当——第一次“碎碎”。碎碎——岁岁,岁岁平安!中国式的自我疗伤法。怎样就不小心的跌地了呢,谁的不小心呢,佣人?奶妈?小手儿?倘或花狸猫?一切皆有可能。不过这一次摔的还不至于不可收拾,大人把它收拢起来,只等门外传来——丁疤碗唻,锅罗锅,磨剪子锵菜刀的叫卖声。

咣当——岁岁平安,两次。若干几年呢?这次有又是谁谁谁的杰作?幸好,不伤大雅,还是舍不得扔掉。是出身贫寒?家道中落?或者勤俭持家?这回,问号如巴钉一样多了。

咣当——岁岁平安,第三次。就可能隔代了,就升值,就是传家宝了。钉一钉,留着,至少可以痛说革命家史。有了光环,就是精神层面的事了,供起来,去给后代们说:想当年。。。

锔钉52—— - 半月莲 - 半夏

嗐, 别想当年了,管他三七二十一,“三本五十六”还是“横路敬二”,存在即是合理。倒不如来一次“碗儿匠”的话剧再现的痛快——

 一个知了知知——的晌午。一副担子两头挑,一个驼背老头,一头挑着个工具箱,一头是小炉灶、风箱,小方凳。好了道具齐备,一个驼背老人晃悠悠的上场,八字步转他一个圆亮相,落座,到村庄的显眼的地儿,擦把汗,最好再有一棵大槐树的背景。炉灶里点上一把火冒一股烟便是开工了,加炭送风,先加工一些小铁疤子,而铁锤的声音招来了不少村里的大大小小们。有了人气,便有了活儿,看碗儿匠的绝活展示,在腿上盖上围裙,将碎瓷片按原状对好,再拿绳子捆扎结实,双腿夹住碗,然后拿起钻子,用一个小酒盅反扣到钻杆顶端用左手按住,将装有金刚钻的钻头按到打眼的部位,右手持弓弦缠在钻杆上拉二胡似的来回拉弓,钻眼处有轻微的“嗡嗡”声,偶尔停一下向小洞眼点点清油,使钻头滑润并免受损坏。洞眼在裂缝两边对称排列,打好洞眼后将疤子对准洞眼铆上去,用小铁锤敲打合缝,检查合格后,再在钉疤上抹油、拿细土擦擦,一气呵成。如此七长八短的裂缝,就被缝在一起,一一排的下去,即恢复了碗的规矩,试一试,不漏水,好了。那么,算账吧,给个饭钱,换两碗面粉,或者干脆管一顿饭。反正,不能贵过碗的本身价。这些当然的是大人们的事,而我们这些屁孩们,眼睛瞪得铜铃似的,只管一饱眼福,热闹,赚他个盆满钵溢,一本万利。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如此“ 见过。。。没有见过这么。。的”的句式,再来一个,就只好是:见过锔钉碗,没有见过这么锔钉的碗的。便是我大惊小怪一场的理由。

钉疤碗,曾经童年的记忆,远年的语境,终将在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之后,与那个时代一起消亡去。而如此句式:曾经的我们,我们的将来,以及所有的曾经与将来,在时间的河流里,不都是这般命运轨迹么。如此,再看到这只身负52枚锔钉的残碗时,才生得这般惺惺相惜的心境,才,低下头来抚摸之,若抚摸我们自己的伤疤。

人生,也似乎这样。越历久越是受伤的曾经,才越弥新,越应受到尊重。又仿佛,人生潜伏着一截怀旧的基因,若这只残碗锔钉的蜿蜒,美丽。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