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风水运城——  

2017-05-12 08:5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水运城—— - 半月莲 - 半夏

 故乡,犹若土著人的部落族群栖息地,又似背包客浪迹他乡的身份证。却什么时候化学反应了,入了精神地界,成了血脉里集聚涌动的无限情绪?成了人生旅途中一剂散发着悠长的丁香花开的乡愁?

所以,故乡就是曹雪芹的江宁府,沈从文的边城,就是贾平凹的秦腔,莫言的高密。或者说,故乡是一个情不自禁的回头张望,是“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模式,是苏武牧羊,是丘逢甲“葬须向南”《春愁》里的一味药引。

虽然,未敢模仿他们的姿势,对我的故乡作一个历史的溯望,却随着年纪的高涨,追思怀远,对之的惦念愈发深情,无可阻挡。每每说起,就似乎变了声调,总带着一腔呻吟,呢喃语,就像儿时躺在娘怀里的撒娇。

是的,我的故乡叫运城,古称河东郡。从历史沿袭来看,两名之得,一个是与上苍赋予于她的一百多万公顷的盐湖有关,另一个是自洪荒之远便揽她于臂怀,至今奔腾不息的黄河的因由。如此两重水系,一咸一淡,再加上中条山的巍峨,便构成了她一份得天独厚的上等风水。

今天,常常能听得一句关于运城的文化表述:这里最早叫中国。乍一听觉得哑然,却越来越多的考证表明,华夏文明的“古中国”的确端起于古河东,也就是今天的大运之城。她至初的尧舜禹之足迹,夏商周的遗存,以及一路走来的人文景观,星罗棋布,也几乎就是一出古中国的文化长廊了。只是历史,不习惯走直线,一会儿隆隆重重,又一会清锅冷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倒岸现象,加之时空的绵长与断层跨度之大,难免有“养在闺中无人识”的错觉。所以,今天被挖掘出的根祖文化,盐运文化,黄河文化,关公文化等等,都似乎在告诉未来,我的故乡正以大无畏的气魄,拼命的崛起拼命的被知名,以不负“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主题公园”的称号。

曾经,她“春秋属晋,战国属魏,而后秦汉,魏晋,隋唐,相继为郡、为道、为府、为县。”一路而来,留下一串深入浅出婉转延绵的足迹:称祖者如女娲、蚩尤;为王者如唐尧、虞舜、夏禹、晋文公;辅政者如傅说、李冰、司马光;重农者如螺祖、后稷;统军者如风后、关羽、薛仁贵、裴行俭;治学者如荀子、裴秀、郭璞、王通、吕洞宾;长诗文者如王勃、王之涣、王维、卢纶、柳宗元、关汉卿、司空图。如此,便是她的一份凸显古今的宗族、脉络或者家谱,按现在的说法,也即是她骨骼里的文化基因所在和历史表情之素描了。

并不是想拿她的“当年勇”往今天的脸上贴金。所有这些,于我稀薄的历史知识,也只好点到为止,但作为她的子嗣儿女,总有不由自主的愿望,想显摆一下她与众不同的灵气和深深内涵的大美。如此,便自然而然的勾勒出了她一份别开生面的风水故乡了。

那么,不妨再来看她悠远而略似散漫的行脚碎步,看她是如何七十二变的镶嵌于历史的花名册:夏,安邑,河东,潞村,凤凰城,圣惠镇,晋之南,这些形如辞藻的别名昵称,宛如戴在她脖颈上的一串闪着琉璃光芒的珠宝项链,瑰丽极美。当然,我的故乡,不只是打扮入时穿着漂亮的香草美人,她的灵气更若接纳了大自然的诗意,若浓得化不开的梦幻里意境。才想着,什么时候,至少能够在我的意念里有一次穿越,把漫漫回乡之路走上一遍,如回娘家的女儿,看看母亲在几千年的沧海桑田之间,是如何的千回百转,余音绕梁。

风水运城—— - 半月莲 - 半夏

 看看历史的长风,是如何跃过巍巍条山,滑过百十里盐湖,在时空的指间,响起五弦琴声,流溢出“南风歌”的华美乐章——

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
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看看关公关羽关云长的人格魅力,这个旷古的真人秀,河东之子,是如何在身后被化蝶成一串无可企及的名分——

“儒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三教尽皈依,汉封侯宋封王明封大帝历朝加尊号。”再看看唐朝诗人王之涣,一次人生的“出行”与河东的偶遇,是如何的心有灵犀,诗意大发——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据说,《登鹳雀楼》兴起且高潮于盛唐时期,一时搅动了唐朝文化。也真是歪打正着的,为运城人民做了几千年的免费广告。

还要看看什么呢,关于“五千年文化看运城”之说,对于一个习性走马观花的人,只好是眼花缭乱了。

只是我在想,历史对运城的心思,之轻?之重?之缠绵?仿佛飘然于辽辽时空几千年的一袭纸鸢,亦或者是偶然飘落于中华大地的一叶凄美诗笺么。还是我的爱屋及乌?却折回来想,爱家乡恋故土,人之常情,难道还需要一个谦虚的遮挡么。

所以,我说故乡的容颜,是永远的鸟语花香,草长莺飞之春天,是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几千年仁人志士与草根黎民拿体温暖热的半亩方塘。故乡是母亲的一腔怀抱,是儿女们无可阻挡的眷顾,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注脚,是无论贫穷富有,无论衣锦还乡,或者衣衫褴褛,她都会毫无怨言而接纳的一方风水老屋呢。

而若要说起故乡的今天与未来,说她日渐丰满的身姿,说她日渐拔高的气魄,怕是真的要用上“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诗句呢。不过这也不难,或者那年的王之涣,正在古河东的鹳雀楼,在今天“花之海,俏运城”的家园,亲手“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欢迎明天的到来呢。

(征文,呵)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