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赔我一个河东——  

2017-06-04 10:4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赔我一个河东—— - 半月莲 - 半夏

 许是迷失了回家的路,或者被弄丢了什么宝贝,每每独自行走于繁复喧闹的河东街,心里怪怪的滋味,怅然若失。

如果没有迷失,没有失忆,总该有一段记忆是这般的情形:迷迷糊糊的时辰,被爷爷从被窝里拉出来:走,咱爷俩进城去。

坐着胶皮轱辘的毛驴车,嗅着牲口身上散发的腥臭味,走一段吱扭吱扭响的乡间土路,渐渐中,就依稀看见了重叠于心里的那个景致——被朝霞反衬得镶了金边似的城墙轮廓。呵,果真是高大巍峨的城墙,也只见门宇处两个遒劲有力的宋体大字:留辉。

爷说,到了孙儿,西门。也只见朝着西城门的方向,一溜烟的长袍短挂者,扁担,竹筐,夹带着杂七杂八的什物,人畜混搭的队伍,鱼贯而行。遇上熟识的乡党,也难免抱拳作揖,“承让承让”,“客气客气”一番。刚才还调皮的我,一下子被城门的气势挤兑得恭恭敬敬起来,瞪大了眼,看布衣们的谦卑,锦衣者的优雅,看密匝匝的砖拱门洞,厚重城门吱吱呀呀启开的悠扬,看高大城楼锯齿砖跺的规整。而那旌旗猎猎的,可是鲁迅所谓的“城头变幻大王旗”么。呵呵,小小年纪,只剩下左顾右盼,目不暇接的份了。

入得城门,再蹑手蹑脚的走一段大青砖铺就的街道,两边商铺林立,各式各样的字号酒幌让我眼花缭乱,再又是主街分蘖出的枝枝蔓蔓,衙墙巷,张家巷,柴市巷,太史巷,树形一般纵纵横横的展开。晕晕乎乎走出约一里多的花花世界,一个豁然开朗的空间,突兀出一座高耸的楼阁来。我的那个神呀,何曾见过如此巍巍峨峨,雕梁画栋,层层叠叠,飞檐吊脚架势的楼宇,只楼台底座就丈几高,贯通东西南北的门洞,也自是车水马龙的流畅。顿时觉得心头一阵爽快的悸动。再东望去,不远处也还另有一座花里胡哨的高楼雄踞一方,与这边遥相呼应着。爷伸手指着说:这个钟楼,那个鼓楼。呃,我的乖乖,好一个晨钟暮鼓的现形,好一个温文尔雅的城市品质。也果然验证了姥姥的民谣“钟鼓楼,钟鼓楼,半截插在云里头”。仰视,使那时青葱年少的我的脖梗一阵发酸。

那么,此时该是个哪年头呢?民国么,或者更早一点的凤凰城,圣惠镇,古河东,老运城?

呵呵,以我今年五十有余的年龄,所述当然只是个“想当年”的情景臆造,是几乎被割断的古河东老运城的记忆,却在这时刻被我逼真得历历在目呢。

那时,我的河东,被足有两丈高的明城墙环绕,编织得方方正正,描摹得眉清目秀,四个方向各执一个城门楼,雄壮威严,也各有奇巧。东曰,“放晓”,西曰,“留辉”,北曰,“迎渠”,南曰,“聚宝”。你想象吧,早晨起来东门启开放拂晓进来,傍晚再由西门收留夕阳之余辉,北门迎接姚暹渠的和畅通顺,南门则聚拢起我河东的浩浩百十里盐池之宝。美哉,深厚的文化底蕴跃然于秦砖汉瓦,一放一留,可见我河东之气魄,一迎一聚,可谓胸襟之运城。

而城内的市井生活,也应别一份“清明上河图”的景象吧。钟楼巷,车白巷,宽巷,官巷,可别小看了这一付付略显“鼠肚鸡肠”的巷子,每天不知挤要进去多少人间烟火的热闹。火烧馍的摊子,羊肉泡的大锅,杂货店,药店郎中,铁匠铺,缝纫铺子,以及吹糖人的,西洋镜的,算命的,耍猴的,摆小人书摊的,茶馆,戏台,舞刀弄枪杂耍卖艺的,如此之容量真是要拥拥挤挤到“宽巷不宽,官巷没官”的地步了。

只可惜,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今天,那个曾经在清末民初被号称“中华第一村”的潞村今安在?那时的“巡盐御史察院”,财大气粗的盐商大佬们的来龙去脉呢?那个梨花巷是否也真的有一篇“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文?当年的乔家巷,或者还有一个乔老爷的传说呢。以及二郎庙,东饭场,路家巷,夹道巷,犄角旮旯的茅角巷,以及古禁墙的蜿蜒,今又是如何一番景象?再又是敢与阉党魏忠贤过招的曹于汴,他的“走雪山”的曹家巷,又是怎样的情形呢?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虽然,时代总喜性于日新月异天翻地覆,习惯了旧貌变新颜的脾气。却让人无法明白的是,为什么非要跟几百年的城墙过不去呢?说是毁于战火,听来也真是轻巧,可如此盘龙一般的历史城廓,为何被销声匿迹的如此迅疾如此干净,连一截供后人凭吊的废墟都不剩余?况且,究竟是谁挡谁的道?如果历史与现实不能兼容,就非得要愚公移山,而不是另辟蹊径吗?呜呼,对历史遗存的盲视与短见,常常成为割断一个城市血脉相传的文化记忆的刽子手。人死而不能复活,一个城市何尝不是如此,一个缺失了古城墙的运城,还像是一个“城”么,充其量又一个千篇一律的闹“市”罢。

曾经,历史欠梁思成一个北平,而我的木刻板画一般小巧玲珑的古河东呢?如何才能幸免于钢筋水泥实验场的命运呢。

独自彳亍于陌生的河东路,被时空交错的思绪而幻觉,一时无法自拔,便忍不住私下里嗔怪一句:赔我一个河东。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