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也谈老师——  

2017-09-15 17:4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友人闲聊,说起他的老师,说老师前两天不在了,昨天入土为安。说此话时,他竟然眼圈红红的,让我很是意外。

不在了,寿终正寝,这是人所终然。但学生如此的恋恋不舍于他的老师,真是老师的别一种哀荣。

于是,思考起老师,这个教书育人的职业,就影影绰绰的想起教过我的那些老师来。

因着是平平庸庸的学生时代,与老师的感觉就大多是敬畏,并没有多少细节可留恋。甚至有的老师还被我留着至今的恨。这并没有什么,老师也是人,就有人性的弱点。但作为人生启蒙期的小学阶段的学生就不这么认为,他会把老师看得很神圣很敬仰。他们的心里,老师就是先生是判官是典范,由此老师的身上稍有一点语言情绪、行为上的瑕疵,一旦被学生发现,就是灾难成汪洋了。

记得一次学生聚会,一个出息了的同学说,有一年,一个他记恨的老师到省城找他办事,他不记感恩却一反常态,郑重的告诉这位老师,可以帮你办事,但有一句话得送你:当老师不能嫌贫爱富,不能随便的侮辱农村来的学生。霎时“将”得老师无地自容,羞愧难当。或可见我这位同学小时心灵被损伤的程度。

我就告诫自己,这辈子不要有想当老师的动念。要当就当好老师,当那种能让学生眼圈红红的老师。

其实,在我心里也还是藏着一位值得为之眼圈红红的老师的。那时她年轻漂亮,皮肤晳白,脸上没有一些老师因严肃而隆起的横肉。也许是我的“乖”让她偏爱,或者眉眼的某一点应着她的脾性,当然学习也不能差。我有犯错,她同样“嚷”我,有一次嚷得我掉眼泪,但过后,我心里仍然是热烘烘的。我的泪腺发达,小时候的我常被妈骂作“刘备”。她当班主任的那年,我得了一个三好生,当了半年小组长,代表学校参加了一次县级竞赛考。要知道这可是我上学生涯绝无仅有的荣誉呢。进入社会后,接触了弗洛伊德的理论,我的心里就疑惑,这份感受算得上恋母情结么。可惜她只教了我一年,就调到其他学校了。从此,小小少年的内心就被这份不敢言说的离伤折磨着,那个名字在心的上空盘旋了许久,可又无能为力。更可哀的是,没心没肺的我,只将她的名字隐在心里,至今未能回落到现实。

学生不是不能被体罚,不是不能被语言暴力,而是你要让他心里承认你是真心关怀他,而不是“例行工事”——为了领工资的事。学生的眼贼着呢,还爱记死仇。既然把童年的大部分时光交给你,让你监护他的成长,当一段他的父母,你一定得像父母,有父母的亲情,像兄长姐姊,有兄姊的关怀,像牧师,有出家人的慈悲心。

要当就当好老师,尤其小学阶段的老师,既要有学识还要有对学生真心关爱到细微处的精神。要就别当老师,此刻,我的内心更加坚信这句话。

呵,教师节刚过,我就说老师的坏话,真是罪过。更让我感到罪过的是,我天生愚钝醒世迟,到这世界混沌了几十年,绕了一大圈,才翻出“旧账”想要对号入座,才认定老师恩情有时是一辈子的记忆。于是,就赶紧打听老师的下落,可惜而悔恨的是我的这位老师已在两年前离世了。生死茫茫,阴阳两隔,奈何奈何。那么,索性就公开了我的老师的姓名吧,以释怀横亘于我大半生的心结。她是王秀绒老师,当年在运城西城李店村学校教我们。打听到她后来执教于运城南街学校,直到因病不在人世。

写这些文字,内心惶惶然,恍如又回到从前,回到老师,我,和我的那些同学们,三位一体营造的世界。那时,是一份多么廉价而高贵的世界啊。相信,还会有其他的她的学生和我一样,在转念间记起她的好,怀念她给予心灵的恩德。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呼唤一个名字,大声的呼唤那个值得亲切值得敬仰的那个名字吧,就像当年在她的教室里在她的注目下,我们整齐的朗诵。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