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十月,请起飞——  

2017-10-03 21:0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请起飞—— - 半月莲 - 半夏

 咦——怎么是这样啊。

登机了,到了现场,才知道是小飞机。夜市里见过的,烤羊肉串摊放置的抽油烟的大风扇似的,一边一个裸着的黑嘿的螺旋桨。靠谱么?传说中的支线飞机么?却没有想到是如此之小,感觉手大一点的人,摊开巴掌就能收藏了它。

家里换电灯泡的那种小梯子,五六个格子,一溜人夹着尾巴,就上去了。

开始滑行,坐皮卡车一样,忐忑。沿途看见高速路,汽车,一网之隔。左手数个稻草人,身上五花六道,跳大神的仙似的——驱鸟用的么?最倒霉的是看见了右手隔离网外的墓地,坟冢点点。隔着舷窗一目了然,凭什么?

起飞了,抖。不写了。认命吧。

还好,起来了,长条状的田亩,民房,积木楼,道路,水塘,桥梁,在搅拌机似的轰鸣声下“商混”成变形的城市,农村。

鸟瞰!呵,是真正的“鸟看”,看河流弯曲了笔画,潦潦草草的写大地,画凹凸不平的山峦。。。哦,渐渐离开了你,我的地球。

地上的人群看不见了,汽车还在,所有物质的东西都开始渺小得“无所谓”了。至于精神,紧张得像小偷,或者松弛到瘫痪。时间哪去了,快跑啊,只等跳过这一环节。谁了保佑我们呢?上帝么。还是把宝押在飞机的发动机吧。交给你了,兄弟——钢铁、机械、煤油。交给你了,飞转、速度、飞翔。。。

心情平稳了些,什么在手心里融化了,黏黏的。甚至可以欣赏了,最耐看的要数山峦,山峦的小路,渔网似的罗织了大地,我们似个漏网之鱼。小时候,说起飞机,就下意识的想到自家院里乱跑乱屙的,却会下蛋的母鸡。就纳闷,有毛的鸡都飞不了几米,这没毛的鸡(机)靠谱吗?汉语的谐音有时真是害死人。

山峦远了,模糊了。云彩来了,梦境一般,又看到小时候好白好白的棉花垛子。

飞机,曾经坐过几回,只是都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的情形感受已经稀释流失得所剩无几,只余下一点点理性的东西。这次不同,心无旁骛,便早有准备,一登机就拿出笔和纸——胡竹峰的《不知味集》。借他的字里行间么?不,用不着,只用他的“留白”旷地,就足够了。呵,他也真个“地主”,那么多空旷辽阔,足够我写的了。每辑的首页只两个字:辑一,辑二,辑三。。。每辑里另还有简笔画的插图几页,真正的留白,统统的,都成了我笔下待开垦的荒地。插几行秧是没有问题的,荒废了怪可惜。

一直都还能看到大地山川。是小飞机的缘故么?再加上天气的好?好得让我想起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的成语来。

感觉不错,脚下有山川,腰间有云朵,额头有流光四溢,耳畔有轰鸣交响乐的伴奏。云很有意思,搞团团伙伙,闹不团结,各拉各的山头似的,这一堆那一摊的。乡村,镶嵌在山沟里,凌乱的房舍,不见人影,却能想象到这些房舍里的人们。该是吃饭的时候了吧,桌子上可有二两烧酒么?可是,都十二点四十了,我们的午餐呢,乘务员同志。

“鄂尔多斯就要到了,飞机准备着陆,清大家系好安全带。。。”呃,我们只是路过,我们的目的地是银川。小脚女人一般,还热心肠,捎脚吗?可是,能送给我们每个人一件鄂尔多斯的羊毛衫么,哈。

除了一人晕机折腾不休,大多的乘客都还在睡觉。还是困觉?只我兴奋不已,要写一篇新《西游记》似的。

有些云朵的长相有点凶,四不像的怪兽追着我们。北极熊吗?还是叫祥云吧,何必吓唬自己。若旧时代旧式样的家具、织锦,三进院的木雕砖雕,不都是祥云的么。

舷窗真好,上帝关了一扇门又开一扇窗。让我看到流动的画廊,多么壮美的地球啊!可怜我不是画师,只能翻译成蹩脚的文字,直译么?NO。当然意译了,不然怎么夹带自我的感受。

小飞机还不错,还平稳,驮我们五十几个“肉坨坨”也不易。虽然轰鸣无比,让我想起小时候,在磨坊磨面时说话得配上手舞足蹈的同声翻译,才勉强点头。

饿了。竟然继续没有饭?小气点了吧。

高速路的笔画真是流畅。高铁呢,顺畅还是酣畅?像是书法家的走笔。乡村的羊肠小道就不同了,若学前班的狗爬爬,歪歪扭扭的写意,一片初心。壮哉祖国!美哉山河!是速度“拉直”了通往城市的道路么?是惯性留住了古老的乡村么?呵,我的初中物理课刚好及格的样子。

又见山间的羊肠道了。这是在下降么?小飞“鸡”在抖,是要下蛋了吗?哦,鄂尔多斯。呃,气流。。。空姐(?)说话了。。。大地隔着放大镜了。失重。想尿尿的感觉,夹住。颠簸。。。“吱扭扭——”机械的杂音。我身边的小伙子,打盹的幅度在增加。他可真行,买了保险了么?“一亿,小目标。”

小飞机的起落架,此刻,改成了行李架,“端”着我们的几十颗心脏,慢慢放下来了。警示钟响了两下。外面的翅膀抖动了两下。。。终于,“蛋”下下来了。大地的毛发,斑秃,稀拉拉的树苗。。。是内蒙吗?想象中的草原呢,风吹草低见牛羊呢?完了,羊毛衫是没有可能了。

“哧哧哧——”的轱辘摩擦着水泥地,“隆隆隆——”的,我们又坐上“汽车”了。还好,一切照旧。

大家磕磕绊绊的走下修理电灯泡的小梯子。个个脸上刚做了拉皮似的,展展的,再涂一层“大宝”养护一下。地勤人员开始敲敲打打拉拉扯扯,在检查“小鸡”的状况。

好像刚下过雨,零星小雨,地湿湿的,没有积水。还行,小飞机,好人做到底,一会儿继续努力啊。

哈,又回来了。还是她,小不点。这回看清了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幸福航空。不过觉得有点滑稽,名字像是个形容词。若我曾经的同学的名字:好看,漂亮。我还有个同事叫美丽。直接就给脸上就描金了。

再次拜托小公主的时候,就放松了很多。相互熟悉了,就相互信任了,谁让中国是人情社会呢。还是原座?呵,开始说废话了。

太阳出来了。跑道居然干燥了。发动机开始轰鸣,但是不走。是在预热么,还是等候指令?就快要起飞了吧。

那么,十月,请起飞。

十月,请起飞—— - 半月莲 - 半夏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