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对镜贴花黄——  

2018-01-21 09:1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镜贴花黄—— - 半月莲 - 半夏

 一次单位开会,早来了几分钟,被叽叽喳喳的女声包绕。有小女生掏出小镜子“臭美”,被另一个看见了,旋即出口成章:对镜贴花黄。

乍一听,感觉特别的舒爽新鲜。就问,从哪来的句子,好美啊。被讥讽:又老土了不是,去年就流行的歌词了。那是当然,一把年纪了,怎么和你们花朵比,什么歌?有人抢道:我要你。什么?谁要我?没人要你,别沾人家小女娃的光。一位资深美女看不下去了,要挡驾。是任素汐唱的“我要你”。等等,我记一下。哈哈——又一阵被群殴似的浪笑。

过后,再想起这句被弄得痒痒的什么“黄”,就拿出手机搜出了那句差点要我命的歌词:我要美丽的衣裳,为你对镜贴花黄。是不错,却总感觉着还不是原本的出处,更像是句古典诗词?又搜,果不出所料: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居然是《木兰辞》。乖乖,中学的时候就学过的呀: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怎么就没有一点印象了呢。可见审美,是需要培养和回头再的发现。否则怕是要老死不相往来了。就美美的把木兰辞读了好几遍。

仍觉得意犹未尽,索性回到度娘里去,把古代女子梳妆打扮的美句一网打尽。而最脍炙人口的,当属温庭筠的《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写一个古代闺中女子,春眠不觉晓似的睡到自然醒,起床后一副慵懒矫情的嗔样,对着镜晨妆梳洗,又是画眉又是涂脂,再发髻上插花弄俏。其娇慵的姿态,情态,心态,以及为“双双金鹧鸪”敏感而生的怨情含蓄其中。好一幅活灵活现的唐代仕女图呢,也正是“对镜贴花黄”的扩写。优美的其词其韵,精致到多一字不能少一字不可的地步,才被丝竹管弦阵阵传咏。以至到今时再被借用作《甄嬛传》的剧终曲,委委婉婉,幽幽怨怨的,也一份古典的芳华呢。

再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唐朝诗人朱庆馀的《近试上张籍水部》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这首看似新娘低眉浅笑的小调皮,却其实是隐指唐朝流行的进士科举前士子向名人向先生“行卷”的例子。聪明的作者不是俗气的携金带银的投石问路,而是巧妙的借一首“闺意”诗句,向老师张籍含蓄试探“行卷”的情况。由于整个诗句以良辰美景新娘梳妆打扮为情节的明晰线条,使人误以为确属新婚燕尔的矫情。却回头再去看“近试上张籍水部”提示,便会恍然大悟。尤其完美的是,张水部随后一首“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两人打哑语似的,心照不宣的完成标配的往复轮回。

提起女人,真是个叫人欲说还休话题。这个貌似高雅其实庸俗不堪的世界,看似对她的宠,其实是她的哀。一会是芬芳花朵,一会又成几案花瓶;一会是豆蔻年华,的清纯,一会又成红颜祸水,的泼脏水;一会是手心里的爱情尤物,一会又成欲望下猎物玩偶。她们在社会,在家庭,在情爱,在母性,在妻子之间被周旋,在诸多角色中眩晕,才不定的命运里沉浮。或者天上,或者人间,或者仙姑,或者凡胎,或者笑靥,或者孤寂,或者虚妄,或者生计,或者梦里,或者梦外。总被“三从四德”无绳捆绑,“三好生”一般的要求,总被当做借光的月华对待,总也是冰清玉洁的青花瓷器一般:妖娆,是她,易碎,也是她。也或者是她的娇弱执拗,成了个被惯坏的终身孩童?才天妒这个粉色的名字,赐之以容颜易老,美人迟暮,受之莫名的罪?

怨只怨,这世界给她太多的前缀词,让她们极尽虚荣,又太多的被定语,压得她们喘不过气来,真才是天生一份美丽的扼腕。

好一个“对镜贴花黄”的丽句,对于这份古铜镜里“花面交相映”的美,只好轻轻的疑问:君啊,今又是在为谁贴花为谁黄?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