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老妈日记,谵妄——  

2018-02-01 17:0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妈日记,谵妄—— - 半月莲 - 半夏

 今晨,发现老妈的病情好像换了个频道:出现意识异常。

这些天来的状况是,总是在头晕,气短,难受,不得劲,想吃,不想吃,这些痛楚的病症和吃喝拉撒睡之间跳跃选择。见我时,偶尔一点点期盼的眼神,会无限的重复:还有法治吗,还能摆置么,再吃个所(什么)药?我不在的时候,她会对跟前人的嚷嚷,叫建来,我不行了。我来了,她又变了态度,像病人和医生探讨她的病情,而不是当我是她的儿子。“熬过冬天就好了,相信我。”我也总是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左右不能逢源的抵挡。

还再而三地上演“周幽王烽火狼烟戏诸侯”的剧情,让大姐打电话通知我们兄弟仨:快叫他们来,我不行了。每次我们都不敢怠,不分早晚急急火火地跑过去。她又事不关己的表情,用眼瞪着我们。以至于大哥有一次戏说:您老还有遗产要分给我们的吗,还是有什么政治遗言,现在就交代吧。她也跟着我们一起笑。

可是,今天,她不和我们玩了。忽然的很安静,像个乖孩子。而且,没有了呻吟,没有了病痛的表情,却还是发现她了异样,说话问答上有点不对劲:说很哲学的话,很原始的话,或者神回复:

问:你身上乏困么?答:不干活乏什么。问:你饿吗?答:你说饿就饿。言外之意,饿不饿由你们定。问,认识我吗?她摇头。我是谁谁谁呀。她跟个:慢慢认,急什么。他是谁?朋友。可是老妈什么时候用过“朋友”这么客气的词啊。有时自言自语:这墙就好着呢。月亮?她指着天花板上是灯说话。

最泪奔的一次,房间只我和妈在的时候,我握住她的手,咬着耳朵问:妈,知道我是谁?她反应很快:你说你是谁?你再看看。她瞪了瞪:是老娘(nue)。我的天啊,我是你儿子啊,都不认识了吗?心突然被什么锐器扎了似的,一下子我崩溃了,狠劲的失声痛哭起来。天底下还有这么决绝的事吗?

等我稍稍平静了些,她瞪着我,手里捏着个纸团举得高高的,说了句:娃哭了。

是谵妄吗,是浅昏迷吗,是老年痴呆吗?我感到一阵脊梁骨处生出的寒意,没有了一点点自信。

想起,妈的一个经典桥段,有人问起:你老家是河南哪的?她会俏皮地说:我老家是,床底下破柴禾的——猜不出来了吧,是“难仰斧”(南阳府)的。床底下劈柴禾,可不是举不起斧头么。她这个歇后语,真是盖了帽了。

尴尬的是,今天,她也给我来了一板“难仰斧”有劲使不上啊。我的老妈啊,多想眼前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你又开的一个玩笑呀,就像是你偶尔说的俏皮话。可是为什么你要忽然的出家了似的,参透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撇下我们,不再管人间的事了呢。却可怜的我们,依旧道貌岸然的,假装在生活。

一个朋友给我的系列“老妈日记”留言:兄弟之间,有妈就有家,没了妈,就成亲戚了。竟是这样的可怕么。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