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老妈日记,末篇——  

2018-02-23 20:1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妈日记,末篇—— - 半月莲 - 半夏

 不知生焉知死,六合之外存而不论。

圣人自有圣人的霸道,却任谁又能轻易回避去对生死的思考与猜度呢。

况且,今天不是猜度,不是假设,不是视而不见,却是眼前一道真实的不可作丝毫更正的命题:老妈去了,殁了,辞世了,仙逝了。一抔黄土,几缕青烟,便真真的没有了她生命的本体,没有了她生命的活动迹象,没有了她生物性的些微的信息。她,去了彼岸,没有了假设的前提,没有了她与人间对话的窗口,有的只是她一生身体力行的背影。虽然,脑海里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依存她的音容,还数码里序列着她生前的映像,记忆里还飘忽着一些纸鸢般的她的片段,但,这个冬天,终究异样,这个像糊了一层牛皮纸的灰蒙的天穹,这个由纸幡飞扬的刺骨的北风季,无疑是凌乱而恓惶的。

她真的去了,没有了,与世无争了。就同若干年前,我的父亲,一去而未再有音信的事实。这就是生与死。

想她一个1933年生人,差点就裹了小脚的民国少女,离乱之世里的豆蔻年华,那时,她的眼里是否有过对未来的美好愿望和希冀,或者一点点的梦靥也好?有当是有,只是颠沛流离的民国界里,有多少归于现实。好在,情窦初开时,她有了心上人,再有了家庭,再有了子女,这些天伦之乐,应是冲淡了那个时代给她的人生落寞吧。这般的想,她又是幸福的。却不敢因私心狭隘贸然的盖棺定论,说她多么伟大多么善良多么“当之无愧”云云,我宁愿说她的平凡说她的朴素说她的任劳任怨,这些被生活逼出来的“褒义词”。她一生多病,她也还高寿,她目不识丁,却还精明,她识大体,懂孝道,相夫教子,蜿蜿蜒蜒一生,虽未能若个琴棋书画的民国闺秀,却这土生土长,也还是个有福之人吧。

哀哀吾母,生我劬劳,欲报之德,昊天罔极。现在,她交卷了,走完了她的生命历程,驾鹤西去了。我们的哀伤,和为她的哀荣所作的吹吹打打的仪式,也不过是人生所有的别离悲歌仪式之一吧,作为她的子女,因为生我,所以不敢不孝道,因为养我,所以不敢不感恩,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决绝,所以感伤。

如此理性的说生死,以便理性的讲生命的故事。不额外感情,不过于偏颇,不引经据典,以便使生命现象在讲述中不走样失真,尤其不刻意的夸大,以便宏观审视这个地球上分分秒秒都在发生的生与死的现实。如此理性的说生命的来去,以便有一天,与死神谈判的时刻,我们不至于失态,不至于惊慌失措,不至于贻笑大方。那时,虽然气若游丝,也只尽用于气定神闲,以便在最后的所思所想,所不能思所不能想的瞬间,还能给生命的章节一个从从容容的结尾。

这时间,真的存在吗?这维度,真的环绕吗?这轮回,真的有迹可寻吗?即便如此,也只是觉得,这些真充满了虚妄。这虚妄,漂泊着生命的片段,漂泊着无常的生死,今天,再漂去我的母亲灵魂。一切仿佛都是在重复,却时光的线性,一往无前的河流,又岂是重复?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倦坐在炉旁,取下这本书来,慢慢读着,追忆当年的眼神。

叶芝的诗,虽然是写给恋人的,却那跳跃在时空里火苗一般不定的意念,也一定袭扰过一位曾经的民国小女子的心吧。而此刻,对生死的思度,终于是绕回到了原点。她,也终究在吁叹里义无反顾的,走去了。

她来了,若风中的蒲公英,留下几粒种子给大地,再转身趔趄的,散去。生活在这爱恨交加的尘世,面对生死,除了束手无策,长歌当哭,又能奈何。如果非要惯例的拟一条墓志铭给我的母亲,我想了想,便只是这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