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三月,怎一个“桃”字了得——  

2018-03-21 13:5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怎一个“桃”字了得—— - 半月莲 - 半夏

  

近些天来,有点心绪凌乱,神情不安,无所适从的迷离感,与窗外春暖花开的季节很不合拍。却只是因为一场艰难的阅读?

被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带入民国的地界,磕磕绊绊的阅读,恍恍惚惚的陪伴,不知不觉竟跟了几千字的批注。

这的确是一次很劳神的阅读。一方面作者细腻的笔端,几乎就是一本繁复的民俗志了,粗枝大叶的人,是耐不住这般绣花针似的写作风格的。又一方面是作者特殊的名分,日伪时期汪精卫的“文胆”,不可卸载的“汉奸”帽子,总让读者产生投鼠忌器的不适感。偏偏还夹杂着民国才女张爱玲的婚姻瓜葛,便几分愤愤与不甘了。却如果能够忍让而绕过了这两点的纠缠去阅读,读一个情场高手的艳遇史,和他被文字刺绣得斑斑驳驳的花边的欣赏,应不至失望。奇葩的是,这一切竟是发生在一个“逃亡”的路上,可见他的厉害。却他狡黠的人生,与我左右为难的姿势,便在这般半推半就的阅读中行进。

“桃花难画,因要画得它静。”

一个几十万字的自传体小说竟是如此的开篇。可见,当是遇上文字高手了。单一个“桃”字便是不俗,又似乎是“逃”的通假?桃之夭夭,逃之夭夭?与他不堪的命运相对照,竟是不谋而合的宿命了。虽说“画”的是桃花,却作者的内心无疑求的是安宁,却又岂能轻易地安宁。

那么,恰逢阅读在三月,满眼的桃花语境,满目的人面桃花,不妨就从桃花说开。他——胡兰成,虽然生为男人身,依我看来,他言谈举止的性情表现更倾向于女人柔质,惯常所说的温柔一刀,大略正是他骨里所带的手段。便一路的桃花运,民国才女张爱玲,护士小周,斯家小娘范氏,樱花国的少妇一枝,以及最后与黑帮老大的遗孀余氏的媾和。还有谁呢,又是这书之后的记事了。加上原配唐玉凤,和其后的全慧文,掐指也有七八个女人了,竟被他催生得一个个陌上花开呢。可大都是发生在他落魄走背字的逃亡路上啊。不能不佩服他女人缘的魔力。

桃花难画,桃花的诗,也是难写,既怕落俗又要避它的谐音。溯望中国的诗歌历程,诗经的“桃夭”,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和是唐寅的“桃花坞”,差不多就是桃花诗里的顶尖了。于是乎,谁还敢写呀,一碰就俗,少有例外。至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又是桃花的另枝了。却胡的桃花,因着他“通假”命运的缠绕?又别树一帜了么。就纳闷,花事多多的春天,荷花的洁癖,牡丹的富贵,以及菊花的杏花的姚黄魏紫的个味,偏偏只桃花附到胡门“蕊生”的骨血里了么?

那时,还是宣统。听着都有一层包浆感似的。浙江的嵊县,满村的胡姓宗族乡党,一个普通人家,一声并不异样的哭啼,诞生了一个秀气的男孩。那时,胡的父亲在外打拼,这个家便由母亲吴氏主持,也多亏母亲的培育,给之无限的诗教:山里山,湾里湾,萝卜菜籽结牡丹。如此天然的妙韵,种子一般在他的幼心里胚芽生根。虽未见得是“不一般”的暗示,却还是发生了不一般的后来。

这后来,便是民国了。怪异的生态,奇葩的生成,几篇犀利文字就能使一个人飞黄腾达得不亦乐乎。当真所说,人有三年旺,神鬼都难当?只可怜可叹的是他藤蔓般的软骨病攀错了高枝。人是三节草,不知那节好。唉,倒运的事,不说也罢。

却即便省略了民国全部,又如何省略得临水照花的张爱玲而不说?窄窄的民国时光里,一段惊艳的倾城之恋,也如何“不说”得了?又那送给胡兰成照片背面的爱情名句,省略了去岂不是更罪过: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心里是喜欢的,又从尘埃里开出了花。也是桃花吗?唉,其实也大可不必为张小姐鸣不平,关于情天恨海的事,所有天底下的发生总都合乎爱情的那个著名法则:恋爱中的人,智商近于白痴。遇上真情感,谁不是“盲目”得一塌糊涂糊涂到底了呢。况且,遭遇得一个史学了得,国学了得,文学了得,满腹经纶,满嘴滑腔的油子,任你是姓李的小姐,或者姓王的女生,也都是一样的结果。不是就有后来的小周,小枝么。如此,这个胡兰成也真是个适者生存的典范,处处都能落地生根。或者,干脆就是一练浮萍,生而飘零,飘零便是活着。“我与女人,与其说是爱,毋宁说是知。”便是女人的死穴么?才有“女为悦己者容”的宿命。

三月的桃花,桃花的三月,虽然并非桃花的独幕剧,也还会有“千树万树梨花开”会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却哪个能当得了头牌,哪个能替代了桃花的大俗大雅?哪个能若她“春事烂漫到难收难管”的地步。偏偏,遇着不知好歹,爱“晒狗粮”的主。于是“我不但对于故乡是荡子,对于岁月亦是荡子”,那么,也桃花的荡子么?如此,为一本不相干的书不相干的人而庸人自扰,我又是何苦何必呢。

“桃红容若玉,定似昔人迷”。桃花原是为“桃”的硕果而来,却不料被个“花”字抢了头彩。花语为“爱情的俘虏”, 被她闹心,就奇而不怪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