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哲学的脸——  

2018-04-29 06:0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的脸—— - 半月莲 - 半夏

 哲学的脸,抽象,难看。是“门难进,脸难看”的难看,不是长得难看。皮肤灰白,缺少晒太阳的那种,贫血貌,眼袋鼓鼓,满脸褶子,表情肌都朝着一个方向,民国时期的洋人传道士。却胃口好,通吃,又收容所,包罗万象,无所不笑纳。还一付好心肠,倘使被什么困惑了,忏悔求教,就必给你指点迷津,虽然未必那么灵,若写出类似生日数字的密码,豁然开朗。但他会耐心的陪伴你,任由你站立在他广袤地野撒泼,远眺,凝望,思索,直到你释然了那疑团,或者洗了澡一般,消磨去了原来的心结污垢。决不会发生赶你走的情节,甚至手势表情;或者你仍不能解脱,自杀了,一了百了,他正好端出本然的现成的板儿脸,前去凭吊。他未必是谁的远房亲戚,却常常是亲力亲为的陪伴。需要声明的是,别往救世主耶稣那扯。

清早,我走在上班的路上,别一个人,也走在那条路上。但,他跛行,仿佛脚下的路总不那么平整,或者先天一米七八的个子(左腿7七右腿八)一瘸一拐状,煞是抢眼。却从前,并不是这个样子。因为是附近小区的人,应算是认识吧。据说,那时他吃喝嫖赌打老婆,一样不落,家常便饭。他自豪时会说,周边辐射方圆几公里临街的小酒肆,都总有他的各式剩酒保存着,酒是越放越陈酿的,不怕过期。这怎么行呢,即便无关的人,知道了,都会替他把操闲心。果然,某一次喝过头了,脑出血,一番折腾,命保住了,却落下一高一低的不整齐的腿脚,说话时也口齿不清语言含混的后遗症。但病后的他,偏偏极爱说话,街上遇着认识不认识的人,都主动搭话。我就是这般“被”认识了他的,原本我们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频道。据说,他跛行之后的明显不同,便是对老婆好了,他女人越来越好转的脸色就是证明。

他散步,我上班,有一截路是合并的。所以,他总是很有礼貌的抢先给我打招呼,才我们不得不相互的发现,我也总语焉不详的说“小黑”的话题:肚子又大了?生了几个?小黑是条狗,是他病了之后新有的道具,便发现他多了一层颐指气使的贵族神情。有一次他告诉我一个小黑的稀奇的事:一窝“婆”了8个,活了3个纯黑的,5个杂毛的全部咬死。这让我很惊悚,疑惑,感叹,唏嘘。他解释得干脆:好几个野狗弄的呗,又当婊子又立牌坊。好一阵子既好奇又敬佩一条狗的气节,或者“三观”。

到现在,已习惯了打照面的尴尬情形,却总觉得有一种哲学命题夹带在他的命里,又不知道也弄不明这哲学与他的所以然。为此,我会默念: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慨句子。

无独有偶,还有一例被我想起。我单位附近有一所小学,学校里有一位中年女教师,教书育人的园丁。刚知道的时候是普通教师,后来成教务处组长,再后来副校长,再后来为校长,一步一个脚印很有节奏感。这个看上去女强人的范儿,被我关注,却因别的因素。她似乎天生一付哲学的脸,先天性表情肌缺失,整天价一付雷打不动的板儿脸,半裸着龅牙哭丧的表情,一丝不苟,别人欠她几斗米似的。她的另一特点,就是欺负她自认为的私有财产——老公。全天候的黑扒狗熊似的高一嗓子低一嗓子的收拾,鸡猫狗不是。需要注解一下,本人与之并无芥蒂,决没有恶搞心态抹黑任何人的意思。至于,工作上欺负不欺负所能欺负的?他的前任校长我是认识的,是如何未到年龄被早早离职的,问缘故,左邻右舍总是笑而不语的表情。为了避嫌,我也在此若贾平凹的废都似的框框框的省略几十个字吧。.

故事发生在有一天于我的地界里遇见这位校长女强人的桥段。境况竟大大得不同,让人吃惊不小。反差极大让人想起叫判若两人的成语,从前谁都欠她似的,滔滔不绝的嘴,如今因违章贴了封条似的,一付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新常态。原来,她的私有财产——老公,突然脑溢血瘫痪了。她推着一辆崭新的轮椅,轮椅上坐着呆若木鸡的人,可以作证。唯一可猜度的理由,按亮剑里一句经典的话说:观众没有了,再精彩的戏也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

从此,在我的眼前,总能看到让人默默无语两眼泪的轮椅情形。有一天,发现似曾相识的我,龅牙微微扩大了一圈,仔细的去辨认,原来,竟然是对我的报之以笑。我也感紧回一个礼节。就这样,很一段时间,他们推着轮椅的情节重复往返,慢慢地发现,竟然是如此和谐如此协调的一对。以致让我想起一句歌词:我想最浪漫的事,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这又让我这个爱好奇爱琢磨的人一个反诘:为什么呢?我一刹那地想到了哲学。

可是,问题又来了。这些与哲学的脸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跑题了?呵呵,想起哲学的严肃性,不苟言笑,便给他画了一付嘴脸。不像文艺青年丛书,轻松幼稚易激动,或者嬉皮士,逗乐的小丑,印象里他长得更像牧师。说实话,此时我的心里也是“苏格拉——没底”了。不能自圆其说,反正,我又没有见过真正的哲学家,只从大部头书里读得一些感觉,又不是画家,不知道如何搭配便是哲学家的脸,唯一可回答的理由是,看到一些人一些事,就直觉想起了哲学书,进而反射出哲学家的脸,便拿起笔,直觉意识流的如此的写。反正没有攻击哲学家的意思。而且,据说有的哲学书,其实写的很生动,语言优美,比如被管制时期的张贤亮,啃老马的《资本论》,爱不释手,感觉特别的好;比如,黑格尔的逻辑学,辩证法。可见,也不是什么文学家,不懂得布局谋篇谋篇,不能胸有成竹。再审问,就只好支支吾吾,语焉不详,装聋卖傻,无可奉告了。但使,不要丑化冤枉了哲学。那么,浪费您的时间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