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夏

半夏

 
 
 

日志

 
 

“本草”凤凰谷——  

2018-05-06 07: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草”凤凰谷—— - 半月莲 - 半夏

 错开五一小长假的旅游高峰,借一个下午,约几个“闺蜜”驱车向家乡南山的“凤凰谷”进发。这“说走就走”的一游,原只是为了活动活动筋骨,为吐故纳新,清咽利喉,换换“浆糊”一般脑子而已。却不想,竟与往常有大不同:全程似在阅读一本故乡的《本草纲目》。

一切因由只是同往者中,临时多了一位能够另眼看大山的人,一个陕西的汉子,一个能“指点江山”的人。他是第一次登咱们的凤凰谷,因是中药学的科班生,便满肚子植物的学问。正好,看图说话,带着我们几个把熟视无睹凤凰谷,当一本植物书重新阅读了一遍。

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原是有点自卑,对于家乡这座“三无”产品似的山峰:无人文,无奇景,更不曾闻有仙人居住过,徒一份好听的名字罢了。对这位远道而来半生不熟的客人,只好以“天然氧吧”搪塞。终了,却不想,他握住我的手说:不虚此行呢。

轻车熟路,拾级而上,正为眼前那一挂临时午休的“瀑布”为难,却被这位朋友一句随意的话惊起:这还有漆树呢!

什么“奇树”?几个人都一脸的狐疑的寻他手指的方向。

“漆树,油漆的漆,打家具用的油漆的漆。我们陕西人说话不标准,鼻音重。”

不是这位朋友的方言不好听懂,实在是我们的脑子里没有丁点关于“漆树”的提前量,更没有在此邂逅它的心理准备和预存。

“这怎么可能,漆树都是亚热带树种,云南广西那边才有漆树林的呀”。我发小“无知者无畏”的毛病又犯了。

“没有错,看这树干都有收漆割得刀痕,不过像是老早以前的事了。这棵也是。”

果然,像白桦林的眼睛一样。不过,这两棵树上的刀痕更像人造的双眼皮。

“割皮取漆时,底下置一个小容器,由它自己去慢慢流。”

“一天一收吧?”有人插话。

“漆者七也。当然是七天了。到七天收一次,再割一层,再收。”他也跟着兴奋得之乎者也起来。

哈哈,原来如此。接下来的山路上,我们还看到不少大大小小的漆树。

那么,漆,是不是“柒”的通假?心里这么想,只是不好再“无知者无畏”了。

“这些是连翘。”他指着两旁的葱茏植被,又翻篇了。

“是中药材的连翘吗?”

“是,这都是,灌木,开花时满枝金黄,漂亮得很。它有极好的清热解毒,消肿散结作用。”

“这就是连翘啊。一天介挂在嘴边,真到眼前了却不认识。”我们又一次的惊奇了。

“这是五倍子,那是刚果树。五倍子又叫“福连头”“山梧桐”,止咳降火,男同志喝了更有别用呢。”

“真的吗?”有人起哄。

我们应接不暇了。原来,一个个都“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我也禁不住的唏嘘感叹。

看图说话的植物课还在进行,竟未料,最惊叹的一幕发生了。当我们一路兴奋,爬到“快活林”平台,要歇息一下的时候,刚坐定,这位朋友就轻描淡写却仿佛“金口玉言”地冒了一句:这个是茱萸,茱萸树。

“什么什么?再说一遍。”我被触电一般倏地站立了起来,瞪大眼睛竖起耳朵,做惊恐状。

“是茱萸树啊。”

——是王维的那个“茱萸”吗?

——是的。放心,不骗你。

我一时缓不过气来,将信将疑的拿目光瞟向在一旁忙着摘槐花的老板娘以求证。

“是的茱萸树,这几棵都是。”老板娘说话了。

哇——还好大呀太神奇了,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啊!来来来,照一个。我一边找最佳位置,扭捏的摆姿势,又一边情不自禁很过瘾的吟咏起来: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诗佛”王维,蒲州人,咱们的唐朝的半个老乡呢。《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是耳熟能详的名篇。

不是我卖弄,实在是太兴奋了。终于顾不得形象了,几个人也跟着喜形于色手舞足蹈起来。

就这么奇妙,一株树,一首诗,一位诗人,几个“山东”兄弟,没有时空概念的被瞬间“串串烧”了起来,得意而忘形了。苏轼苏东坡曾经评价王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我斗胆加一句:遇摩诘之树,树中有人啊。摩诘者王维也。“山东”者华山之东也,指他的故里蒲州,今天的永济市也。那时,王维正漂泊在长安。

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壮哉!南山,美哉!凤凰谷。疯疯癫癫,忘乎所以,就差喜极而泣了。那时,想我是真正兴奋到了“沸”点。

也许是兴奋过度,再往上爬,便只剩寥寥“余晖”了,他还讲了哪些植物,已入不去大脑而语焉不详了。

晕晕乎乎,便是登顶,便是一览众山小。却也不过是,晋“驴”叫几声,陕“驴”嚎几嗓,就黔驴技穷了。并无谁口吐莲花赋诗一首的事件发生。

再下山,又一串惊喜:薄荷,藿香,金银花,木谷梨,夹竹桃,黄丽木,辣子树(?很辣么),刚果树云云。对于我这个“植物”文盲,能“听话听音”就不错了,绝不敢保证有没有错别字。至于核桃树,杏树,桃树,槐树,梨树等等这些熟识的树种,就不画蛇添足了,可在前加一个“野生”,就是了。

就这样,我们不停地问,他便不止的答。当然,也有他“不知道了”的而被迫谦虚。可见我们南山多么的了得。

路上,他还讲了个植物故事让大家耳目一新:热带雨林有一种叫“红树”的,属 “胎生” 树种,听说过么?他说,这种树种子在树的果实中萌芽长成小苗,然后再脱离母株,坠落与淤泥中发育生长。很像咱们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味道。而且,这种树对水质的要求极高,水质被破坏了,它就不长了。

我有点怀疑,拿手机一查,果然,这种现象叫:木本胎生植物。

呵,我的南山我的谷,我的家乡我的后花园。因为我的有眼无珠,竟然你被“养在深闺人未识”这多年。如果是李时珍来了?说不定,你真就是一本河东版的“本草纲目”呢。

亲爱的“山东”兄弟,王维的老乡,我的河东姐妹们,“听”了这篇杂乱的“读后感”,你是否已有一个新的念头:重游凤凰谷。对故里的这本“本草纲目”来一次淋漓尽致的阅读。

“本草”凤凰谷—— - 半月莲 - 半夏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